国际苹道:变动秩序下的日本多边外交(沈家铭)

2019年01月17日

来源:苹果日报

最新一期《外交事务》杂志以「谁将统治这个世界?美国,中国与世界秩序」为专题,探讨全球正处于权力转移与自由主义秩序变动的转捩点。贸易大国日本一向对国际政经变化相当敏感,面对美中贸易战的升温以及川普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日本外交正透过强化与自由主义国家的合作,维护既有的秩序规范。

重视人民赋权概念
日本主导的自由贸易同盟「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已经在去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而本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英国,在共同声明中强调日英是全球战略伙伴,双方藉由强化经贸与军事合作,维护国际法规范的世界秩序。
2019年是日本开展多边外交的关键年。6月在大阪登场的20国集团(G20)会议,首次主办的日本势必在G20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而8月横滨的第7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7)则是日本主导在非洲开发援助的重要对话机制,2012年安倍晋三再次担任日本首相后,特别重视TICAD的多边制度。
2016年第6届非洲开发会议首次移师到肯亚首都奈洛比举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非洲54个国家元首共同发表《奈洛比宣言》,强调「人类安全(human security)」与可持续发展的开发援助计画,政府民间合作投入300亿美金,借以与中国「北京共识」下的中非合作论坛做出市场区隔,其中强调免于匮乏自由、免于恐惧自由以及有尊严生活的「人类安全」概念是近来日本在非洲外交政策的核心。
我过去居住的京都府管理的国际学生宿舍中,其中一位朋友便是领取安倍倡议(ABE Initiative)奖学金,前来京大进修的肯亚政府公路局官员。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着重在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的培训,重视发展中国家人民赋权的概念,迥异于「北京共识」下较重视硬体设施的兴建。然而随着中日经济力量的逆转,银弹攻势的此消彼长,去年10月安倍访问中国改善关系后,双方在基础建设的输出由过去的竞争转向合作,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便提出在非洲共同展开第三国投资的计画。
1993年日本举行首届非洲开发会议,与当年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欲在联合国力推成为常任理事国息息相关。非洲是联合国大会的大票仓,当时的日本驻联合国大使波多野敬雄便是提出TICAD的构想者,开发援助与改革安理会制度结合在一起,当时日本的经济实力是倡议国际制度改革的重要关键。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