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珍奶退烧?日本掀关店潮

2020年08月06日

来源:联合报

去年把日文的「珍珠」转化为动词「喝珍奶」的タピる(tapiru),入选日本十大流行语大赏,然而近几月一级战区东京有好几家珍奶专卖收掉分店,包括台湾50岚海外品牌KOI Thé、COMEBUY,也卖珍奶冰的ICE MONSTER,九月将完全撤出日本市场。

COMEBUY与茑屋书店(TSUTAYA)合作去年九月在表参道盛大开幕的COMEBUYTEA,今年五月底配合东京都要求民众减少外出而临时歇业,后来公告永久关店。海外版的50岚同样在五月结束东京一号店,但在广岛、冲绳等仍有十一间分店。

ICE MONSTER在日本一盘招牌芒果冰卖台币四三五元、最便宜的珍奶冰也要台币三一二元,东京的表参道店去年八月开幕日要排六、七个小时,一个月后就宣布暂时歇业要转型。今年六月前又关掉新宿、名古屋等的分店,大阪快闪店到九月为止。日本媒体引述ICE MONSTER日本公关的话说,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的影响。

在珍奶最风行的时候,东京有三百家以上的专卖店。原宿表参道的商店协会接受「Daily 新潮」访问时说,不知是受疫情影响或珍奶退烧,但表参道一带的珍奶店确实减少,也有人说是之前开太多而淘汰。

原宿竹下通的商店协会说家数没少,但减少外出的政令让客人变少。

去年可说是日本台湾珍奶的爆发年。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二○一九年珍珠(粉圆)原料进口量是前一年的五倍,从台湾进口的粉圆总进口量一五九八公吨,是第二大来源泰国的一百倍,今年前四个月进口量较去年同期成长,但五、六月大幅衰退,以致前半年进口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两成七。

东京商工调查资讯部部长原田三宽对「Daily 新潮」说,许多珍奶店经营者只是转投资,趁势收摊,对本业影响不大。日本美食作家认为珍奶开店门槛不高,一旦热度衰退,决定收掉副业的速度也很快。

尤其一杯原味的珍奶要价五百日圆(约台币一三八元),等于是平价商业午餐的价格。年轻人喜欢拿来晒美照的花式珍奶可能要八百日圆(约台币二二一元),约是日本「天龙国中天龙国」的一顿午餐价格;以前他们会同分享一杯,现在疫情影响只能单独点一杯,负担不小。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