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矿山开矿厂,全球都在争夺稀有金属

2019年02月10日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争夺钴和镍等稀有金属的竞争正日趋激烈。因为稀有金属是纯电动汽车(EV)和可再生能源电池的必要材料,但由于中国企业的攻势,供给风险和行情的波动明显。日本软银集团(SBG)和德国宝马(BMW)等贴近消费者的企业正在接近上游的矿山业务。此外,有色金属企业也竞相进行回收利用的技术创新,支撑“去石油化”时代的新产业。

刚果的钴矿山(Reuters)
从加拿大东部的魁北克越过高山和湖泊,前行800多公里后就是名为“Whabouchi”的锂矿山。为了在2020年下半年启动生产,软银集团正在密切关注矿山的准备工作。这是软银集团首个矿山投资项目。Whabouchi预计每年的锂产量达到3.3万吨,软银集团将长期直接最多采购年产量的20%。

该公司2018年投资约80亿日元,取得了矿山运营商内玛斯卡锂业公司9.9%的股权。首先将从魁北克近郊新建的冶炼厂向软银集团供应太阳能蓄电池使用的锂。

“我们将成为矿山行业的业内企业,俯瞰市场。可以优先大量购买,降低采购风险”,软银集团CEO项目办公室室长三轮茂基如此解释出资的意图。他干劲十足地表示,“我们将讨论在(先进技术和资源相结合的)科技金属项目上继续投资”。

巴菲特也在关注

在IT企业中,有消息称美国苹果正在与矿山公司进行直接采购钴的谈判。英国《金融时报(FT)》报道称,著名投资家沃伦·巴菲特领导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也对纯电动汽车的锂供给业务显示出兴趣。

在德国大众和戴姆勒等汽车巨头也将开始直接采购的背景下,宝马已经采取了行动。

宝马与韩国三星电子集团、涉足电极业务的德国巴斯夫集团(BASF)等,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开始了改善矿山劳动环境的计划。刚果是掌握着世界钴产量近6成的最大钴生产国。

宝马表示,刚果产钴的15~20%通过手工作业开采,一部分作业被指存在雇用童工和健康管理的问题。通过改善包括周边社区在内的业务环境,不仅在采购的数量和价格方面有益处,还将降低“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投资”方面的声誉风险。其意图是稳定采购该国资源。

在增长型行业联袂向稀有金属矿山项目靠拢的背后,存在电池材料供不应求的风险。

尤其是钴,从2017年的世界年产量来看,刚果占到58%,产出地过于集中。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上半年预计钴的需求将超过供给。价格也从2016年的1英镑10美元左右到2018年一度突破40美元。现在跌回20美元左右,但波动剧烈。

钴大部分是铜和镍的副产物,但从这些矿物中未必能获得钴。此外,镍作为锂离子电池的电极材料,需求也在扩大,但产地不多,仅为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市场相关人士认为,“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可能性很高”。

中国攻势加剧风险

进一步加剧供不应求风险的是,中国企业在资源型国家推进的稀有金属产业攻势。

1月11日,在印度尼西亚的苏拉威西岛(Sulawesi),中国3家公司联合开办的镍和钴化合物工厂举行开工仪式,公司管理层和印度尼西亚的主要经济阁僚全部到场。这家工厂可以一条龙生产高纯度的镍和钴化合物,为世界最大规模。

由涉足镍业的青山集团、车载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CATL)和电池回收利用行业的格林美(GEM)等出资,将于2020年4月投产,计划向车载电池供货。总投资额达到7亿美元。青山在不锈钢领域与当地国有企业关系密切,与急于推进产业升级的政府意向一致,将稳定采购矿石。

此外,中国企业在刚果也处于支配地位。镍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控制了刚果钴资源的8成以上,也就是说,中国企业掌握了全世界钴资源的近一半。

日本的“城市矿山”

世界大型企业以强大的资金实力在全球进行矿山投资。而此前涉足稀有金属业务的日本各有色金属企业则将利用金属的处理技术,开辟“城市矿山”。

1月,日本同和控股(Dowa Holdings)在秋田县建成了锂电池的再资源化生产线。通过热处理使电池的电解液蒸发等方法,实现废旧电池的无害化。然后分离为铁和稀有金属的混合物。此前,各家日企也做过电子产品的废弃物回收,但该公司将含有害物质的电池材料高效回收,其方法采用了最新技术。

对于缺乏资源的日本来说,确保稀有金属是国家性的课题。日本经济产业省曾呼吁丰田等大型企业,在2019年度成立确保钴资源的事业共同体,并为此展开了协调。但要挽回劣势,还需要采取跨境合作和海底资源开发等大胆举措。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铃木泰介 深尾幸生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