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辞职之后】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沦落,日本政府不愿面对的巨额负债

2020年09月01日

来源:经济日报

日本为当今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且是在近几年才被中国超越。日本约占全球经济产能的八%,几乎是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的一半,以及另一个高生产力国家—英国的两倍之多。一般而言,国民经济产出是两个数字的乘积:国家的人口数,乘以每人的平均产量。日本的国民产出很高,是因为日本人口众多(在富裕民主的国家里仅次于美国),也因为它的平均个人产量很高。

虽然日本庞大的内债引起了许多关注,但日本仍是世界上主要的债权国。它拥有举世第二高的外汇存底,且与中国互有先后作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

这种经济实力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日本为推动创新在研发上的高支出。日本于研发上的绝对年度投资,仅次于人口多得多的中、美两国,位居世界第三。相对而言,日本用于研发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为三.五%,近乎美国(仅一.八%)的两倍,也远高于其他两个以研发闻名的国家比例—德国(二.九%)和中国(二.○%)。

每年,世界经济论坛都会向世界各国提出,「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这个指数整合了十几组会影响国家经济生产力的数字。多年来,日本的这个指数一直都名列世界前十;日本、新加坡和香港,是西欧和美国外仅有的三个排名前十的经济体。在一般人眼里,日本排名居前有两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日本杰出的基础设施和交通网,像是举世最佳的铁路;及其健康、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尤其精通数学和科学。在一长串名单上的其他理由虽不是那么直接,然而与日本做生意的外国人仍然很熟悉这些特点,包括:掌控通货膨胀;团结的劳工/员工关系;竞争力高的当地市场;高品质研究机构培养了许多科学家和工程师;国内市场广阔;失业率低;每人每年平均申请的专利数量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迅速吸收技术;精明的消费者和商人;以及训练有素的业务员。这张名单既长且难以消化,传达的讯息却很明晰:日本企业能在世界市场上具有竞争力,乃基于多重因素。

最后,我们不要忘记日本经济的一个特点,今天它虽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未来却可能造成问题。全球仅有两个国家在经济上超越日本:美国和中国,只是他们的预算有很大部分用于军事开支。归功于美国强加于一九四七年的日本宪法条款(很多日本人现今同样支持),将日本武力最低化,因此日本保留了这方面的花费。

当被问及日本最严重的问题时,经济学家的答案可能是:「政府的巨额国债。」日本目前的债务约为其年度GDP(国内生产总值)的二.五倍,GDP乃是日本一年中所生产一切产品的价值。这意味着即便日本全体国民把所有的收入和精力都用来偿还国债,不为自己生产任何东西,仍需要两年半的时间才能偿清债务。更糟的是,其国债多年来持续上升。对照下,虽然美国的财政保守派极其关切美国的国债,它还「仅」占约美国GDP的一倍。希腊和西班牙是两个因经济问题而恶名昭彰的欧洲国家,但日本的债务与GDP比率是希腊的两倍、西班牙的四倍(截至本书截稿为止)。日本政府的债务与整个欧元区的十七个国家相当,而欧元区总人口是日本的三倍。

为什么日本政府并未在很久之前即因这个负担而崩溃或违约?首先,大部分债务的对象并非外国债权人,而是持有债券的日本个人、日本企业和退休基金(其中许多是政府自己所拥有),另外还有日本银行,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会对日本政府采取强硬的态度。

相较之下,希腊大部分的债务对象都是外国债权人,他们确实采取了强硬的立场,迫使希腊改变其财政政策。尽管日本政府欠日本人民债,之于其他欠债日本的国家,日本却是净债权国。其次,政府政策维持日本的低利率(低于一%),以限制政府支付利息。最后,日本和外国债权人始终对政府的偿债能力充满信心,因此继续购买政府债券。事实上,这是日本个人和公司投资储蓄的主要方式。但没有人知道债务要增到多高,日本债权人才会失去信心,政府才不得不违约。

尽管利率低,但债务规模以及日本老年人和退休人口的数量增加,意味着债务利息、健康与社会保障成本消耗了政府大部分的税收收入,这减少了政府原本可用于教育、研发、基础设施,以及可能刺激其他税收的经济成长引擎。按已开发国家的标准,日本政府的低税率和低政府收入,加重了这个问题。最终,这些债务主要由日本老年人持有,他们直接(透过购买政府债券)或间接(由大笔投资政府债券的养老基金中领取养老金)投资,而最末支付债务利息的,主要是仍在工作和纳税的日本年轻人。因此日本的债务实际上是由日本年轻人付给日本老年人,构成了世代之间的冲突,是以日本的未来作抵押。这种抵押贷款正在增加,因为日本的年轻人口正在萎缩,而老年人口则在成长中。

减少债务的解决方案包括提高税率,削减政府支出,和裁减日本老年人的养老金。这些以及其他所有的解决方案都窒碍难行。因此日本的政府债务在国内是公认的大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多年来一直在恶化,而且眼前尚未达成解决方案的协议。

本文摘自时报出版的《动荡:国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转型?》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