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的爆气时机?日本为何强硬突袭

2019年07月15日

来源:udn

在G20高峰会结束后两天,7月1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将限制包括氟聚酰亚胺、光阻剂及氟化氢等3种原物料出口南韩,此举果然打到韩国的痛脚,造成韩国政坛和科技业的骚动。图/美联社

大阪G20高峰会在6月底风光落幕,然而国际局势千变万化,纵使台面上多国元首们大家笑脸迎人、手握得紧,但大拜拜结束之后,翻脸不认帐的事时有所闻,这次的大阪G20也不遑多让。

地主日本与邻居韩国,自从文在寅成为韩国大统领之后,关系日益恶劣,虽然2018年的日中韩三国高峰会与这次的大阪G20,文在寅都亲自出席,但这几年两国却出现不少经贸冲突,彼此相互呛声,外加日本海自与韩国海军的军事摩擦(雷达照射事件),也难怪两国领袖在大阪G20几无互动,只有开幕欢迎式,安倍晋三首相与文在寅礼貌性握手8秒钟而已。

就在G20高峰会结束后两天,7月1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将限制包括氟聚酰亚胺(fluorine polyimide)、光阻剂(resists)及氟化氢(hydrogen fluoride)等3种原物料出口南韩,此举果然打到韩国的痛脚,不但造成韩国科技业的骚动,也让文在寅总统召开记者会,要求日本收回这项措施。

日韩两国领袖在大阪G20几无互动,只有开幕欢迎式,安倍晋三首相与文在寅礼貌性握手8秒钟而已。图/美联社

▌输出限令两败俱伤?
氟聚酰亚胺、光阻剂及氟化氢,在面板与半导体的生产上,是不可或缺的原料,而且日本在相关原料的占有率相当高,光阻剂更是高达九成。也因此日本对韩国不再有出口优惠,韩国科技业随即面临断料的问题。

即便韩国政府将投注大笔资金,协助韩国企业发展原料的生产,但也是缓不济急,毕竟研发得要耗上数年甚至于十多年的时间。面对日本的强硬态度,韩国总统文在寅8日发表电视演说,称这次的事件是前所未有的非常事态,也说日本以政治目的干涉民间企业的贸易往来,不仅只有韩国,包括全世界都相当忧虑。

此外,韩国驻WTO代表团,也在7月10日清晨向WTO提出告诉,认为日本违反国际自由贸易,要求日本必须撤回限制措施。只不过日本政府也有话说,认为要给谁优惠日本政府自有判断,而且这样的优惠并没有签订条约,欧盟也没有给予韩国出口优惠,因此并没有违反WTO的规定。

即便韩国政府将投注大笔资金,协助韩国企业发展原料的生产,但也是缓不济急,毕竟研发得要耗上数年甚至于十多年的时间。图/法新社

日本的限制令在南韩引发社会极大的反弹,图为在首尔的抗议行动,要求安倍晋三针对征用工问题谢罪赔偿。图/美联社
加上日本政府认为文在寅政权与北韩友好,况且近四年来,韩国发生156件战略物资流入北韩、伊朗、叙利亚等的事件,因此相关的原料有可能流到北韩,成为军事用途,安倍在7日也于媒体访问上意有所指地表示,「南韩在这方面无法让人信任」,因此必须要进行较严格的限制。但韩方认为,这些都只是日方的片面说词,否认相关原料曾辗转流到北韩。

只是彼此的喊话,并没能让局势缓和,韩国境内也展开拒买日货运动,不但将日本啤酒等相关产品下架,还有许多人取消前往日本旅游的机票。同时也波及到一些在韩国发展的日本艺人,还受到人身威胁,像是当红的韩国女子团体TWICE,其中的三位日本成员,就被许多粉丝网友痛骂,要她们「滚回日本」。

日本企业同样担心这次的措施,是否会引来韩国的报复。像是索尼、Panasonic与SHARP等,所生产的OLED电视与手机、使用的OLED面板几乎都是韩国制,届时如果韩国断货,对日本的制造商反而造成伤害。此外原料制造商也因为少了韩国这个主要买家,即便这些原料并不乏买主,但长期下来对双方都不是好事。

只是彼此的喊话,并没能让局势缓和,韩国境内也展开拒买日货运动,不但将日本啤酒等相关产品下架,还有许多人取消前往日本旅游的机票。图/美联社

▌安倍「川普化」?日本的政治判断
有不少专家便推测,从近期的重启商业捕鲸、到现在的对韩输出限令,安倍在这个节骨眼,似乎突然「川普化」(トランプ化),显示出强硬的一面;种种措施是否又与7月21日的参议院选举有关,成为舆论分析的焦点。由于这次的选举,如能让自公联盟与日本维新会等支持修宪的政党,在参议院达到2/3以上的席次,那么安倍政权就有机会得以完成修宪的愿望。

而根据TBS电视台,在日本对韩实施贸易限制之后所进行的民调显示,日本政府对韩国实施原料供应限制,认为适当的民众高达58%,显见日韩对立更能激起一般民众的同仇敌忾,这对于选举来说,自然是有加分。吊诡的是,日本国内除了共产党与社民党等左派小党有向执政党提出批判之外,其余的各大政党,在这个议题上却少有发言。

由此可观察到,安倍政权压根不信任文在寅,且文在寅当政后,不但逐渐向北韩释出善意,对日态度却也相当不友善。今年二月还发生了韩国国会议长公开要日本天皇谢罪的事件,这都刺激了日本保守右派的政治神经,导致对文在寅相当不满,也希望挫挫锐气「反击一下」。

安倍政权化被动为主动,现在就等待韩方来谈了。图/欧新社
在日本宣布限制对韩出口优惠后,文在寅政权一团慌乱,果然引起部分韩国媒体的抨击,认为文在寅无能,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无法解决。这对日本的执政党来说,对内可获得民众的支持,在21日的参议院选举可能得利,对外多少让文在寅政权得到压力,原先设定的目标已经达成,因此即便像美国的财经界感到忧心,但安倍政权化被动为主动,现在就等待韩方来谈了。

当然政治上的操作是一回事,日韩两国毕竟还是唇齿相依,过去即便有相当多的嫌隙,但两国在经济、军事、地区政治上,仍是重要的伙伴,也因此透过外交与经济的管道紧密沟通,或许是解决的方法。因此文在寅于10日的演说中,表明韩国政府与经济界,将会努力地以外交方式解决这个事情,随后并找来韩国前30大企业主共商对策。

而韩国大财阀三星的副会长李在镕,则在7月7日低调抵达东京,据传是要寻求原料供应的替代方案。当然日本企业也与韩国的合作伙伴以其他的供应方式,例如透过旗下在台湾的工厂供货,来解决燃眉之急。至于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成允模部长,则在9日的记者会中,表明希望能在12日下午,与日本方面商讨解决之道,达成双方协议,可以说韩方目前是各种管道并用,就是期望能快速解决这个事情。

对日本而言,时间压力是在韩国,即便韩国向WTO告状,日方认为日本并未违反规定,经产大臣世耕弘成在记者会上就表示:要来「说明」可以,但这并非「协议」,可见日本是老神在在、态度强硬。日本政府的关系人士还表示,安倍会在近期亲自说明强化输出限制的正当性。

日韩两国毕竟还是唇齿相依,在经济、军事、地区政治上仍是重要的伙伴,虽然透过外交或许是解决的方法,但双方的外交对口态度都相当强硬,协商还有待努力。左为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右为南韩外交部康京和。图/美联社

▌难解的征用工问题
这次日本的原料输出禁令,也被外界认为是针对日韩之前的征用工历史问题,所采取的经济报复。然而在征用工问题的处置上,日韩双方从原本已有解决共识、到2018年南韩的赔偿诉讼,日韩对争议的解决有不同认知的矛盾,已至于僵持至今。

二次大战爆发之后,由于战局日益紧迫,日本政府依照全国总动员法,对日本本土与各殖民地,展开物资与人力的动员,进而衍生出后来所熟知的「慰安妇」与「征用工」问题。1945年终战后,日韩却一直没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直到1961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访美途中,顺道访问日本,并与日本展开会谈,成为两国建立紧密关系的起点。

当时日本政府打算针对韩籍日本兵与征用工薪资等议题,进行个人赔偿,以作为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诚意。日方计画赔偿每人200美金,总额为3亿6千万美金(约合现在的48亿美金、5,184亿日币、1,440亿台币)。

1965年日韩签定基本条约、日韩请求权与经济协力协定,」,明文日本将对韩国提供3亿3千万美金的无偿经济援助,与2亿美金的低利贷款,而韩国也将不再向日本进行请求权赔偿,随后两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图/维基共享
不过朴正熙在与当时的首相池田勇人会晤时,却表示日本如果在「财产请求权」上表现诚意,韩国将不再向日本要求赔偿,双方经过磋商后,在1965年签订了「日韩请求权与经济协力协定」,明文日本将对韩国提供3亿3千万美金的无偿经济援助,与2亿美金的低利贷款,而韩国也将不再向日本进行请求权赔偿,随后两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韩国接受了日本的资金援助后,而期间也有不少征用工、慰安妇与他们的亲属,向韩国法院提告,要求赔偿但却数度被打了回票。韩国政府甚至于在2009年表示,征用工无法请求日本的赔偿,2015年韩国宪法法庭,甚至判决征用工遗族提请「日韩请求权协定违宪案」败诉。

不过这一切却在2016年开始有了改变。不但法院承认日本企业的赔偿责任,陆续判决征用工遗族胜诉,2018年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更判决日企新日铁住金需赔偿四名征用工,每人1亿韩圜(约合台币263万),这个判决让日本政府与企业相当不满。

等待法院判决的南韩征用工。战争时期日本对本土与各殖民地展开物资与人力的强制动员,进而衍生出后来所熟知的「慰安妇」与「征用工」问题。图/法新社
过去包括慰安妇的议题,双方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在朴槿惠时代,2015年日韩达成协议,由日本提供10亿日圆给韩方,成立基金会照顾并赔偿慰安妇与遗族;但之后文在寅上台,基金会却在2019年7月遭到解散,原本的10亿日圆也只剩下一半不到,这让日方认为韩国反悔食言。征用工事件上,看在日本的眼里,原本是「早就解决的问题」,而南韩重复同样的状况,让日本极度不满的状态下,最后展开经济报复。

对日本而言,只是将原本的优惠取消、恢复一般的做法,要称「限制」根本谈不上;只是对韩国而言,原本可轻易取得的原料,现在得要逐项申请,缓不济急之外还要被日本掐着脖子,情何以堪。一笔陈年旧帐,导致日韩撕破脸,而在双方各怀政治考量下,这次的争议恐怕不会在近期落幕。

12日双方经济阁僚将会面,虽然日本只视为事务层级的「说明」,但或许是一个转机,虽然无法让三项原料能够恢复原本的优惠通商,不过能否让双方的政经冲突缓和,仍有待观察。

一笔陈年旧帐,导致日韩撕破脸,而在双方各怀政治考量下,这次的争议恐怕不会在近期落幕。图/路透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