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大提琴灵感来自马友友

2019年04月16日

来源:三立新闻网

记者钟志鹏/台北报导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的必经路程,但当深爱的人离开人世时,生者那种痛彻心扉,是永远无法遗忘的。改变世人对礼仪师概念的日本电影【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2009年勇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如今2019年,10年过去了,台湾电影片商,选择在清明节气的此时此刻,重新上映。编剧小山薰堂透露,原来男主角本木雅弘担任礼仪师之前的职业,大提琴家,灵感居然来自马友友。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翻转世人对礼仪师职业的惊恐映象。(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深邃探讨死生交接的人生必经路。(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 礼仪师的乐章 日本第一部奥斯卡外语片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剧情描述原在东京交响乐团担任大提琴手的大悟(本木雅弘饰演),因乐团突然解散不得不放弃演奏家之路。但为了一口饭,要养家活口,生活总要继续。失业的他和妻子美香(广末凉子饰演)回到故乡山形县。偶然在报纸上看到「旅途协助工作」的征才广告前往应征,原本以为是导游向导之类的工作,竟意外当场获取(实情是,因为没人想当礼仪师,缺人,社长当场录用)录用。于是男主角开始,送往生者最后一程的工作。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勇夺2009奥斯卡最佳外片。(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妻子从恐惧嫌脏到包容释怀。(图/车库娱乐提供)

既使是最悲伤的离别也要留住你最美的容颜

由于礼仪师的工作,跟大提琴家的形象实在差太远,他的妻子无法接受,要他快辞职。但在礼仪社社长(山崎努饰演)的说服之下,大悟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始这份工作。但从恐惧、排斥到面对亲友的异样眼光,让他好几次都想辞掉这份工作。但在亲自体验送行仪式之后,大悟渐渐了解到,礼仪师是一份有深邃意义的工作。妆扮往生者,让亡者以优雅有尊严的最美好姿态「踏向来生之旅」。让往生者启程也安慰还活着的人,有这样的体悟,男主角终于能自信地投入工作,并获得众人尊敬。也因看尽生离死别的不舍与悲伤,他自己决定面对失落已久的亲情。在死生交界处,最美的送行带来最深的体悟。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妻子从恐惧嫌脏到包容释怀。(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妻子从恐惧嫌脏到包容释怀。(图/车库娱乐提供)

礼仪师原本的职业灵感来自大提琴家马友友

回想这部电影,编剧小山薰堂说:「对于纳棺仪式,我因恐惧而不敢看大体,所以只能以优美的角度去写这个过程。但看了电影后,发现导演将仪式的过程拍得相当美」。关于男主角原先的职业,他说:「在写这部电影剧本时,一直听《马友友的电影琴缘》音乐专辑。为了让本木雅弘饰演的主角更加戏剧化,因此决定让他化身为【前大提琴手】。而音乐大师久石为电影创作的曲目,更增添悲凉与反省。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原职业灵感来自马友友。(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原职业灵感来自马友友。(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翻转世人对礼仪师的刻板印象。(图/车库娱乐提供)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翻转了社会对礼仪师的恐怖印象,转而温暖感谢,「礼仪师」是为了帮助亡者,完美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而存在的珍贵职业,这部电影便以这份职业为主题,为世人呈现一段动人的乐章。

▲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翻转世人对礼仪师的刻板印象。(图/车库娱乐提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