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被罚24.2亿欧元 我国保险业反垄断罚款屡创新高

2017年06月28日

来源:海外网

【谷歌被罚24.2亿】因谷歌在网上购物服务中破坏竞争规则,欧盟27日对谷歌开出创纪录的24.2亿欧元反垄断罚款。美国网络巨头谷歌被指操控网上购物比价服务搜索结果,2010年遭欧盟反垄断部门调查。

  据美联社报道,因谷歌在网上购物服务中破坏竞争规则,欧盟27日对谷歌开出创纪录的24.2亿欧元反垄断罚款。据法新社报道,谷歌对欧盟罚款表示“不认同”,将考虑上诉。

此前,美国网络巨头谷歌被指操控网上购物比价服务搜索结果,2010年遭欧盟反垄断部门调查。知情人士称,欧盟最快会在27日宣布对谷歌处以反垄断罚款,罚款数额介乎11亿至20亿欧元。

报道称,如果上述罚款数额属实,将打破欧盟2009年向美国芯片生产商英特尔开出的10.6亿欧元罚款的“最大罚单”纪录,但欧盟的罚款数额仍远低于谷歌2016年总收入的10%、即约80亿欧元的最高罚款额。

消息称,除了作出罚款决定,欧盟还会要求谷歌改变业务运作模式,以纠正错误。

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与欧盟委员会合作,相信公司在网上购物方面的创新对客户、零售商和竞争均有利。欧盟委员会方面拒绝置评。

用热点事件阐明保险内涵,金融界保险以保险的视角为您解读最新最热的新闻事件背后的风险保障。

针对“谷歌被罚24.2亿”事件,保险专家对金融界保险频道表示,我国也曾开过反垄断最大罚单,以及保险行业反垄断最大罚单,而且处罚数额巨大。主要集中于汽车配件及车险。

中国反垄断最大罚单及保险业最大罚单

中国反垄断最大罚单是多少?2014年8月20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对日本住友等八家零部件企业价格垄断行为依法处罚8.3196亿元人民币,对日本精工等四家轴承企业价格垄断行为依法处罚4.0344亿元,合计罚款12.354亿元。这是目前为止中国反垄断执法部门开出的最大罚单,意味着中国对汽车及配件的反垄断调查取得阶段性成果。

暨汽车行业被反垄断执法机构开出大罚单之后,反垄断之火也烧到了保险行业。我国保险行业反垄断处罚额屡创新高,迄今产生11起保险行业反垄断案例,罚款额度2亿多人民币。

发改委网站2014年2月2日发布公告称,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组织23家省级财产保险公司就车险保费开会协商,违反《反垄断法》规定。发改委决定对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处以50万元罚款,对涉案财产保险公司处以共计11019.88万元罚款。这也是我国保险行业垄断案中最大的罚单。

据法制网今年2月23日报道称,由相关律师团队发布的《保险行业反垄断报告》披露,从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以来,截至2016年12月1日,国家工商总局及省级工商局共查处保险行业反垄断案件7件,处罚保险企业及保险行业协会共计44家,罚款金额共计824.7486万元,没收违法所得共计444.09万元;国家发展改革委及省级价格监管部门共查处保险行业反垄断案件4起,处罚保险企业及保险行业协会共计62家,罚款金额共计12810.02万元。目前公布的反垄断执法机构查处的保险行业反垄断案件中,发生在湖南省的有4件,湖北省2件,江西省1件,浙江省2件,江苏省1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件。

报告披露,目前查处的保险行业垄断协议案件,所涉险种主要集中在商业车险服务市场,且相关垄断协议均由行业协会组织签订,起因均是行业自律行为。根据媒体披露,被发改委处罚的浙江财险行业,在2013年前10个月承保利润仅有0.5亿元,其中车险亏损1.4亿元。而2013年,国内49家经营车险业务的财产保险公司,除了人保、平安、太保三家险企实现承保盈利外,其余46家财险公司的车险全部宣告亏损。

《保险行业反垄断报告》主笔人林文律师分析指出,车险经营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车险市场的过度竞争。除了车险公司迅猛增加外,各家公司均快速铺设分支机构,主体数量迅速增加。新兴市场主体为迅速占据有利的市场地位,均以车险为重点竞争领域,随之而来的过度价格竞争,最后往往演变成行业恶性竞争。而另一方面,中介渠道利用所掌握的客户信息,也让车险企业受制约渠道,引发价格的混乱。 为维护保险市场稳定,防止恶性竞争,保险行业协会进行了一系列自律行为,并在实践中也证明了诸如成立新车保险中心确实在在遏制腐败、方便群众、增加税收等方面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但这些自律行为中采取的划分市场份额等手段仍然限制、阻碍的各保险公司的自由竞争,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综合上述分析,保险行业中的传统经营模式(例如为规范市场经营秩序、降低承包风险采取的自律行为、共保行为等措施)中潜在的反垄断风险不容忽视,保险企业进行反垄断风险自查极有必要。

谷歌被罚24.2亿欧元

(中新社发 刘建民 摄)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苏夏_HS61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