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日本人抛弃的城池,成了无数知名影视剧的取景地,最近一次是《跑男》

2018年01月26日
记得史书上曾有记载:敦煌古城原为汉敦煌郡治,位于党河中下游绿洲腹地,唐立沙州、元置沙州路、明设沙州卫,其城址一脉相沿,未曾他迁。如今,现仅存南、北、西三面断续残垣,东面已被水冲坍陷无余,在党河西岸河床上可找到部分基址。古城西北一隅今被用作油库,其余均辟为农田,地表无遗物可觅。我们见到的这座敦煌古城,又称“仿宋沙州城”。1987年由日本人出资修建的。摄制组以《清明上河图》为蓝本,参考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精心设计建造。拍摄完毕之后,日本人原准备烧毁古城。为了保护敦煌的生态,中方提出了三个条件,要想烧毁古城,必须将垃圾全部带回日本;必须将此地还原成修城前的状态;不得破坏当地的自然环境。日本人根本做不到这些,只得弃城而去。

于是,敦煌古城保留下来。

还未进入其中就觉得我已身处一个另外的朝代。这里是影视基地,所以大体布置都是古代模样,只是最近一些时日没有剧组也没人打扫,落了满满的灰,也有了一种人去楼空的错觉。

里面的仿古建筑没有了昔日的光泽,已经略显沧桑。不过这种沧桑感,才更能符合西北大漠的苍凉和粗旷,一砖一瓦,一店一肆,都仿佛穿越回到了古代。同时此地又有着天然的边塞风貌、自然气候、历史的积淀,因此频受中外大戏青睐,吸引了大批影视剧组前来取景拍摄。最绝妙的是几乎每个铺面都挂着一副很有特色的对联譬如:浊酒一杯家万里,驼铃数声梦千年。一家酒铺前挂的是:

“酒如泉涌满街流牧童如醉倒向谁去问路? 太白遗风传千古只见人倒地不见诗出来”。实在很有意思,据说这样的对联有好几百副。

华丽转身,千年回眸。一座仿古的敦煌古城,将千年前的塞外丝路风貌完整地重现在我们面前。一步一景,每条街道的建筑,都体现了每个地方不同的风格特点。而我们,只需尽情在这些仿制品中周游一番,用心感受便好。

“襟带西域”的匾额挂在高高的城墙上,这座处在戈壁大漠中的古城池颇具威严气势。城门下配有大炮以及刺刀。远远看去,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突然灵感一闪,这不正是电视剧《神探狄仁杰》的场景么?悠悠羌笛,大漠戈壁,月如刀,沙如雪,风沙扑面,元芳面带倦色,风尘仆仆。狄大人面色沉重,深邃的眼神似乎不断思索着什么被忽略的断案细节。

有别于江南小镇的灵秀温婉,这里的建筑线条都带着一种粗粝,西出阳关无故人,古城有着关内最后的兴盛与繁华。这里除了影视基地固有的客栈、茶楼,镖局、还有更具西部特色的皮货店、羊肉汤馆……当你走迸古城,就能体会古人社会的场景和古丝绸之路的神秘。虽然当时没有摄制组入驻,但也能猜想,开机后,这条街上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商贾云集,别样的繁荣出现在影视镜头里。

草市原来是乡村定期集市,经过长时期的发展,到宋代,其中一部分发展成为居民点,个别的上升为县、镇;而紧临州县城郭的草市,则发展成为新的商业市区。这类市区,居民稠密,商铺店肆林立,交易繁盛,与城郭以内的原有市区,并无区别。有的地方,甚至远远超过了城郭内的旧市区。

信步敦煌古城,一片肃穆的灰黄色调,只有这布匹坊,在大漠黄沙里依旧鲜艳飘扬。模糊地记得古装剧里,泼辣好爽的老板娘站在柜台后,挥着手绢招揽往来的路人,银铃般爽脆的笑声顺着西北风阵阵传来,老板娘的笑容和背后陈列的布匹一样,格外明艳动人。敦煌,曾经的沙漠绿洲和丝路重镇,就算在苍凉的西北腹地,也能绽放异样的华彩。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再走进杏花村,桌椅板凳一应俱全,房梁上垂挂着的各式各样的吉祥吊牌,柜台里外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缸、酒坛。一身古装打扮的店主站在柜台里,棒出一个封口的酒坛来请大家品尝。接着是集市、衙门、牌楼……每一处场景都如同实景,也都似曾相识。

伫立于“城墙”放眼远眺,苍茫无边的荒凉大漠与古老城楼交相辉映,阵阵驼铃声不时传入耳畔……远方无尽的灰黄戈壁和同样颜色的荒山,近处环城的郁郁葱葱的绿洲,以及城头飘扬的面面旌旗。如果不是看到一套套影视剧的拍摄照片,真的会以为这里就是一座古老的城池。仿古的佛庙、客栈、店铺、马厩、民宅、酒楼等等,构成了一条条完整的街道、民居乃至门前轱辘水井的造型设计无不独具匠心,城楼高耸,古意盎然。绿色的柳树和灰黄色的房屋杂糅,一切显得那么和谐悠远。

虽然这里拍摄过《新龙门客栈》但是这部戏对我来说年代颇为久远,闲逛古城的时候,脑海里回想的尽是周杰伦的《红尘客栈》。里面唱道的:天涯的尽头是风沙/红尘的故事叫牵挂/过荒村野桥寻世外古道/远离人间尘嚣……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コメントを残す

10 + eighteen =

※只能添加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