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日本警方盯紧华人私车司机 多人被捕

2018年03月05日
日本“黑子の计程车”运将绝不说话! 全程用纸笔沟通

中国侨网2月27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随着访日中国游客数量激增,许多在日华人“看准机遇”,纷纷加入到了“白牌车”包车行列。此现象引起了日本警方和交通部门的关注,在春节期间加大了对“白牌车”的打击力度。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近日发布消息提醒中国游客,选择正规途径租车,避免发生不必要的纠纷。

自去年以来,冲绳、京都、大阪等地多名华人因驾驶无营运资质的“白牌车”接送游客,被警方拘捕。春节期间又有多名华人被警方逮捕。

在东京居住的华人吴某,2月18日用私家车接载三名中国游客由酒店前往羽田机场,并获取6000日元报酬。当车辆驶至机场时被警方怀疑,发现非法载客取酬。游客表示是委托中国的旅行社安排机场接送,旅行社会将车资汇入疑犯在中国的户口。

吴某已向警方承认驾驶白牌车接载游客数十次,供称自己会在周末或假期赚取外快。日本警方表示,会详细调查白牌车的经营模式。

羽田机场早前表示越来越多中国人从事非法白牌车经营,已趁着华人地区春节假期的访日高峰期,举行打击白牌车活动,包括在机场派发中文及英文传单提醒游客切勿光顾白牌车;机场又与国土交通省和警方合作,举报及打击白牌车经营。

2月20日,京都警方也逮捕了一名43岁中国籍男性,该男子涉嫌无许可多次用面包车接送游客。

此外,东京警方还在前不久逮捕华人男子刘某,指控他驾驶“白牌车”于去年12月11日至12日接送5名新加坡游客往返东京都和神奈川县游览,共计收取13万日元。此价格至少比正规出租车便宜4.5万日元。

警方称,男子刘某载客自东京都千代田区饭店到神奈川县箱根,带他们游玩芦之湖、箱根神社等景点,再送往羽田机场。5名游客是在去年10月通过网站预约了车辆,与刘某并不相识。

刘某被捕后称,确实去了箱根,“但只载了朋友的朋友,并未收钱”。他去年12月12日载5名乘客到羽田机场时,遭警方盘问,他当场逃跑,随后仍被捕。他逃跑后曾将车辆过户给他人名下。

游客为何不惧白牌车

“白牌车”比日本正规出租车要价低,司机还能说中文,在中国游客中深受欢迎。

刘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和朋友访日时曾使用某APP包车软件,找到华人司机。这名司机是中国人,不仅交流上没有障碍,且风趣有礼貌。他开的7座车能放下很多行李,比普通出租车更能满足出行的需要。

很多游客出于类似理由而选择了“白牌车”服务。刘女士告诉记者,大家坐这种车时并未意识到这是违法服务。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为此发布领事提醒称,近期有中国游客通过手机应用程序(APP)在日本租用无运营资质的私家车出游,存在较大安全隐患。无资质营运车辆司机通常不具备载客资格专用驾照,其驾驶能力无法保证。同时非法营运车辆不具备正规出租车必备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乘客可能得不到充分理赔。如果遇到警方调查取缔,乘客还须配合警方调查而影响在日本的行程。

日本有运营资质车辆车牌为绿底白字,可运营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纪念车牌 ”为白底彩色线条绿色边框,私家车车牌为白底绿字或白底彩色线条无绿色边框,私家车不可以作为运营车辆,请注意识别分辨。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提醒中国游客遵守日本相关法律法规,选择正规途径租车,避免发生不必要的纠纷。

华人司机为何难合法运营

在日本合法经营的载客车辆车牌一般为绿色,但通过考核拥有牌照的公司和司机却供不应求。那么,华人为何不申请合法运营资格呢?

日本政府对挂绿牌的出租车行业管理非常严格,准入门槛很高。对出租车公司的设立实施严格的许可制度,必须通过繁琐的申请和审查,符合众多规定和条件,经国土交通省或各城市的分支机构审查批准后,才能够拿到营业执照。对个人申请出租车运营业务,条件更是苛刻。

申请个体出租车运营执照,对各年龄段有不同规定,必须拥有一定年限的客运车辆驾驶职历,且规定年限内无事故无违章。如果没有客运车辆驾驶经验,必须拥有10年以上驾龄,并在规定年限中没有发生过交通事故和违章情况,才有资格参加个人出租车运营执照考试。

日本还对出租车实施等级制度,认定优良出租车公司或个人出租车,并给这些优良出租车标上醒目的标记。根据相关规定,只有优良出租车才能在限定的车站以及机场等使用出租车顾客多、流量大的优良出租车载客点等候接送客人。

所以,在日华人即便有心考取正规的个体营运资质,但准入门槛太高,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另外,依据日本《道路运送法》,出租车的运价调整必须由国土交通大臣认可才能实施,不可能司机与乘客商量定价,远比不上“白牌车”那样有灵活的议价空间。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發表回覆

※只能添加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