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海贼王走过半世纪「没有鲁夫《JUMP》早就倒了」

2019年04月04日

来源:苹果日报

伴随智慧手机等行动装置普及,传统纸媒在数位化浪潮下逐渐没落,昔日风光无限的《周刊少年JUMP》杂志也难逃苦苦挣扎的命运,「立志成为海贼王的男人」问世,延续了《JUMP 》的热度。翻摄reddit

从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下称《JUMP》)1968年8月首刊发行算起,到今年夏天这本日本最畅销的漫画连载杂志创刊将满51年。你可能不知道,若当初没有《ONE PIECE》(中译「海贼王」或「航海王」)这部横空出世的巨作,《JUMP》很可能早已走到生命终点。

日经中文网报导,1997年7月22日《ONE PIECE》开始在《JUMP》上连载后,快速受到读者热烈喜爱,不分年龄、性别和国籍,风靡全世界,全球累计发行量已超过4.5亿部,不断刷新自身缔造的金氏世界纪录(史上单一作者创作发行量最高的漫画)。

但报导披露,《JUMP》编辑部最初对这部作品并没有什么信心。按照经验,开启连载后大受欢迎的作品,大多都能在编辑部高层的「连载会议」上顺利获得认可通过,然而《ONE PIECE》却是个异类。

现年66岁的鸟嶋和彦当时刚升任《JUMP》总编不久。他回忆起1997年那场会议,自己表达了反对意见,「整个故事不够完整,手臂可以伸长的主人公也不怎么帅」,但立即遭到一些人反驳,通常很快就能结束的会议,持续了2个小时以上,最终仍没有讨论出结果。

当时《ONE PIECE》已在「连载会议」上落选3次。那年《ONE PIECE》作者尾田荣一郎年仅22岁,只是众多新人漫画家中的一个,他的责任编辑也和他差不多年轻,而且普通编辑不能出席「连载会议」,只能待在集英社4楼编辑部办公室里,等着上司告知开会结果。

尾田荣一郎的责任编辑后来接受一个广播节目访问时,谈到那时的心情:「不甘心,又痛苦又懊恼,我曾经做梦把出席会议的所有人都揍了一顿。」

但当时在紧闭的会议室内,鸟嶋和彦其实已经被其他人的观点打动。意见难以统一,也许代表这部作品有红起来的可能性,因为新事物蕴藏着引发社会现象的巨大影响力,而对新事物有所牴触是正常的。

被封为「《JUMP》传奇编辑」的鸟嶋和彦,在仍是菜鸟编辑的时候,就从新人漫画奖的落选画稿中发掘了无名新人鸟山明。在鸟嶋和彦的慧眼识英雄下,鸟山明因1980年开始连载《怪博士与机器娃娃》而人气暴涨,接着两人合作的《七龙珠》在全球爆红,更奠定了鸟山明在少年漫画领域和鸟嶋和彦在《JUMP》编辑部的地位。

1994年底《JUMP》每周发行量攀抵653万册,创下金氏世界纪录,随即急转直下,随着《幽游白书》、《七龙珠》、《灌篮高手》等人气作品不断完结,隔年周发行量降至618万册、2年后更滑落到450万册。

对1996年才升任《JUMP》总编的鸟嶋和彦来说,《ONE PIECE》看来像是一场赌注,但这个赌注押对了宝。

鸟嶋和彦感到《Jump》在发行量攀上653万册颠峰后,反而陷入故步自封,因担心业绩而不敢有所挑战,不再刊登新人作家的作品,全都是有一定声望的漫画家和大师的作品。为此他开始推动「新人作家的新连载」、鼓励「编辑与作家的两人三脚」合作,并未深入了解市场而「重视读者问卷调查」。

《ONE PIECE》可谓打开新局面的一大成果。当《ONE PIECE》在第1次读者问卷调查结果中排名高挂第1的那天,鸟嶋和彦自担任总编以来首次松了口气。

鸟嶋和彦再接再厉推出多个魅力四射的新连载,《火影忍者》和《死神》相继问世,在「连载会议」上获全票通过,成了《JUMP》另两块新招牌;《网球王子》和《棋魂》甚至带动了现实世界的网球和围棋热潮,催生出社会现象。

在鸟嶋和彦担任总编的5年多期间,除了《乌龙派出所》外,其他《JUMP》上的既有长期连载作品,全都被新连载取而代之,原先快速下滑的发行量止稳在350万册上下。

2001年6月鸟嶋和彦将总编位置交给了继任者,而报章杂志等传统纸媒产业没落的脚步并未停止。据日本杂志协会(JMPA)统计,截至2018年9月,讲谈社《周刊少年Magazine》、小学馆《周刊少年Sunday》和《JUMP》的每期发行量合计,仅约288万册,和1990年代中期光《JUMP》一家发行量就达653万册的景况相比,有如天壤之别。

而且20多年过去,扛起《JUMP》招牌的大作依然是《ONE PIECE》。《火影忍者》和《死神》如今都已完结,尾田荣一郎今年1月也透露《ONE PIECE》已离结局不远,但《JUMP》至今尚未培养出下个堪为支柱的新作品。

现为集英社子公司白泉社会长的鸟嶋和彦说:「说实话,(现在的连载)都不好看。漫画水平在下降。」

自从2009年《别册少年Magazine》开始连载《进击的巨人》后,少年漫画杂志已将近10年未推出具震撼力的新作品。漫画产业市场环境剧变可能是最大原因。

随着儿童数量愈来愈少、市场不断萎缩,智慧手机的普及更进一步让读者远离了纸本刊物。比起漫画,现在的孩子更迷恋电玩游戏和YouTube,就算看漫画也不再是透过纸本印刷杂志,而是透过手机。例如,在日本本土漫画App中,「LINE Manga」下载人次已超过2000万次,原创作品也持续增加,对已有半世纪历史的《JUMP》和《Sunday》等纸媒构成不小威胁。

顺应潮流,《JUMP》2018年底宣布推出英文版数位订阅服务,每月只要支付1.99美元,就能观看包括《ONE PIECE》、《我的英雄学院》、《火影忍者博人传BORUTO》等最新连载内容。然而在现今全球化与数位化浪潮冲刷下,这些老牌纸媒能否借此重现生机,仍有待观察。(财经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若没有《海贼王》这部扛鼎之作横空出世,《JUMP》可能早已经撑不下去。翻摄《周刊少年JUMP》官网

《JUMP》去年才欢庆创刊满50周年。翻摄JW Web Magazine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