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列契出棒超精准为楚奥特、大谷翔平开好路!

2019年08月01日

来源:udn

拜大谷翔平赴美挑战二刀流所赐,不论是美国本土、日本或台湾,天使队比赛转播次数都变多了。太平洋两岸球迷不但得以一睹大谷的投打英姿,也获得更多拜见现役最佳球员——甚至有机会挑战史上最强的楚奥特(Mike Trout)风采。事实上天使阵中一向不乏球星。除了楚奥特及大谷,像是已笃定高票入选名人堂的一垒手普荷斯(Albert Pujols)、四次荣获金手套奖守备完全碾压其他人的游击手西门斯(Andrelton Simmons)也都极具星度。

大谷翔平打出本季第15轰,打点也累计到42分,他专心当打者后成绩跟上季一样稳定,并没有受到伤势的影响。美联社
但红花再好,也得有绿叶来衬。尤其天使老板莫雷诺(Arte Moreno)不惜重金采来的红花往往一到天使就变「昨日黄花」。从过去失败的例子包括威尔斯(Vernon Wells)、汉米尔顿(Josh Hamilton),一直到上述的普荷斯,甚至连前年交易来、年仅31岁的明星外野手厄普顿(Justin Upton )都已渐露衰象。偏偏天使近年来新人——或者该说是养成系统太不争气,自楚奥特一鸣惊人后这六七年来,真正称得上是自家养成的主力球员也不过就右外野手卡洪(Kole Calhoun)而已。直到今年二年级野手佛列契(David Fletcher)打击开花结果才终于打破此一局面。

天使右外野手卡洪本季已打出23支全垒打,要超越生涯最高26轰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打击率.238还是偏低,还好他的等保送功力略有进步。美联社
佛列契去年六月升上大联盟时已是年满24岁老大不小的新人。事实上打从大学时代开始他就不是什么特别受瞩目的新秀,进入天使农场后,佛列契的打击表现仍跟大学时期如出一辙。一样是空有不错的打击率跟速度,但长打能力完全欠奉,而且面对更多更强的对手成绩大打折扣,连续两个小联盟球季长打率都在三成五左右打转。直到去年佛列契才突然开窍——或者该说是拜素有「打者天堂」之称的3A太平洋湾岸联盟(Pacific Coast League)所赐,他在短短两个月内二、三、全垒打都创新高(分别是25/5/6支),有了.350/.394/.559的出色打击三围,这才获得升上大联盟的宝贵机会。首场比赛佛列契就击出三只安打,并在七月底连续七场比赛出现安打,分别将打击率及OPS提升到三成以上及.750。进入八月佛列契却开始踢到铁板,最后两个月留下了.259/.297/.337的不及格成绩。

但也就靠这半年的经验,佛列契得以将自己的特长——精准击球能力打磨到极致。去年他的出棒率已不算太高只有40.2%,在全大联盟打席数达300以上的278位打者中排名倒数第30名,但他追打坏球的比例28.3%却不低,接近联盟平均(30.9%)。不过只要佛列契一出棒,不论投手将球投到好球带内外,他都有办法击中球。上一季佛列契出棒打好球的击中率高达95.6%(全联盟第四),打坏球的击中率83.6%更高居首位。

这么高的球佛列契也是照砍不误,结果还硬是被他打成安打,可以看出他的打击技巧真是相当不错。美联社
今年佛列契更是将他这「不出棒则已,一出棒必中」的神奇技艺发展到极致。他追打坏球的比例降到只有23.3%,就连打好球的比例也从去年的53.7%降到48.2%,成为联盟中唯一一位面对好球出棒率不到五成的打者。但只要佛列契挥棒,即便是坏球,被他击中的机率是全联盟最高的85.8%,如果是好球更高达95.6%(全联盟第二)。于是成就了他无人能出其右的2.8%超低挥棒落空率——目前暂居第二的太空人打者布兰特利(Michael Brantley)也比他高出一截(4.0%),至于联盟平均(11.1%)更将近他的四倍。他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全联盟最难三振的打者(被三振率只有8.9%)。

或许有人要问:既然佛列契这么不爱出棒又打不出长打(生涯长打率只有.392),投手面对他根本无须闪躲,怎不多投好球抢好球数?事实上投手面对佛列契时好球比例的确相当高,足足有45.7%(全大联盟第二)。神奇的是,尽管佛列契生涯打第一球的打击率只有.182(今年更只有.133),但投手面对他第一球的好球率却只有53.4%——这在全大联盟排名倒数第八,不但远低于联盟平均(60.9%),甚至当投手面对今年炮声隆隆的叶力奇(Christian Yelich,57.3%)时也没这么闪过。投手们所给予佛列契的「礼遇」,已经接近两大巨炮楚​​奥特(50.9%)、贝林格(51.6%)的等级。

于是乎每当天使吹起进攻的号角,最常看到的画面往往就是这位身材矮小不起眼又握着短棒的开路先锋率先站上打击区(佛列契只有175公分,站在身高分别是188及193的楚奥特跟大谷身旁更像矮了半截),偏偏对手投手对他投出的第一球总是进不了好球带,等他们回过神来频频催速球进好球带时(投手面对佛列契投速球的比例高达58.6%,全大联盟第七高),他仍老神在在地看球进捕手手套——反正只要是好球他无论如何都打得中。直到跟投手缠斗一番打出一堆界外球后,他才稳稳地击出一只飞出内野的漂亮安打(佛列契两好球后的打击率高达.275,两好两坏或满球数时更高达.328)——这对投手来说,往往比被某巨炮第一球就轰出全垒打更呕。

更重要的是,自今年表现亮眼的原任第一棒史戴拉(Tommy La Stella)受伤、佛列契正式接下开路先锋一职后,他这种「惜棒如金」却又「棒无虚发」的特异功能,等于给予后面两只负责清垒的大棒子——楚奥特及大谷观察投手球路莫大的方便。投手在被佛列契「折腾一番」后,马上又得面对全大联盟最强打者——而且往往还不能投得太闪,因为这时候佛列契多半停在一垒上。一旦保送楚奥特,又要在一二垒有人的状况下面对大谷…

楚奥特受惠于第一棒佛列契的努力,不但全垒打已飙出34支,打点也冲到85分,已高于去年球季的79分。美联社
身材矮小又以工具人身份勇闯大联盟、不轻易出棒又欠缺长打能力…看到这里,是不是令你想起某位台湾球员?没错,佛列契的许多特征都像极了同样是工具人的林子伟,只不过他多了一项如此神奇的击球能力,让他得以将上垒率拉到.360,成为一位称职的开路先锋。自楚奥特在新人年以开路先锋之姿技惊四座后,天使就不曾出过任何一位上垒率这么高的第一棒,也让楚奥特频频轰出的全垒打不再只是阳春弹。如今佛列契已成为全队贡献度第二高的球员(FWAR 2.8,美联第17位)。在这个全垒打满天飞、投手三振如喝水容易的时代,佛列契反其道而行,却又能对球队有如此巨大的贡献。他这特异的身手,绝对值得我们多看两眼。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