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封锁:小池的铁壁防疫?日本首都圈封城疑虑

2020年03月25日

来源:udn

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23日的紧急记者会上,抛出「不排除采取都市封锁的可能」,尽管目前都没有具体详述封城措施,但在日本舆论上已经延烧出一片「#东京封锁」的关键字焦虑。图为22日东京上野公园的赏樱。图/法新社
「东京真的要像电影一样『首都封锁』?」为避免武汉肺炎的疫情感染扩大,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23日的紧急记者会上,抛出「不排除采取都市封锁的可能」,尽管目前都没有具体详述封城措施,但在日本舆论上已经延烧出一片「#东京封锁」的关键字焦虑:要出动警察还是自卫队?封城有法源依据吗?首都圈民众的工作与生活怎么办?应不应该抢购囤货?各种疑问持续到24日,仍是社群网路的热门话题。不过小池仍没有进一步说明详述,在放出提升紧张感的风向之际,小池强调:接下来的3周时间,「将是考验东京防堵爆发性感染的关键时刻」。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23日召开紧急记者会,针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说明东京的防疫动向。疫情趋于缓和的东京,在3月中又出现1天新增10名确诊病例,而且感染途径源头皆不明;鉴此,小池表示「接下来的3周,会是防堵东京都内出现爆发性感染扩大的关键时期」,因此要求全体市民配合防疫措施,避免前往人群密集的地方、保持与他人的安全距离。

小池表示「接下来的3周,会是防堵东京都内出现爆发性感染扩大的关键时期」。图为22日东京上野公园的赏樱民众。图/法新社
小池「强烈要求」请民众自律自肃,对于许多日本人而言,已经是疫情期间听到疲乏的字眼,但小池在记者会上罕见提出的防疫强力措施,却引起了舆论高度关注。小池向记者表示,东京是全国人口集中的日本最大都市,在避免扩感染的前提下,「不排除采取『都市封锁』的可能。」

小池的「都市封锁」说,立即引发日本舆论话题,在社群媒体上纷纷出现「东京封锁」、「首都封锁」、「ロックダウン」(即英文的Lockdown)等热门关键字;让许多人一下难以置信的是,日本首都圈真的会像目前疫情严重的欧美、或中国的武汉一样,进入都市封锁状态?然而小池百合子的发言其实并未说明更多细节,一时之间所谓的「都市封锁」,却反而引发各种揣测与不安。

「如果东京封锁的话,是警察来?还是自卫队?」「工作和薪水怎么办?」社群网路上涌现各种疑问。事实上,小池在记者会上的说法,比较像是提出东京都应对疫情的可能性,现阶段都还没有实质具体的封锁措施。也因此,小池的发言也才被舆论同时批评为「太过抽象,反而增加民众的不安与混乱。」

现阶段都还没有实质具体的封锁措施。也因此,小池的发言也才被舆论同时批评为「太过抽象,反而增加民众的不安与混乱。」 图/法新社
东京是目前日本除了北海道之外,感染病例第二多的城市。截至24日中午为止,东京都累计确诊病例154人(北海道则为162人),近日东京都仍有新的感染病例出现,并且主要以境外归国者居多。小池在与防疫专家对策讨论之后,据此指出未来3周(直到4月12日)会是阻挡感染扩散的关键期,而根据防疫专家团队的估算,最坏的情况下可能近期就会猛爆增长500以上病例,因此才有必要加强宣导、要求民众配合防疫政策。至于封城的手段,目前也只是疫情最坏情况下的可能性之一。

倘若东京封锁,影响范围并不仅止东京都而已,更包含每日密集交通往来的首都圈城市,包括神奈川县、千叶县和埼玉县(与东京合称「一都三县」),总人口数超过3,800万以上。届时复杂的交通网路该怎么应对?市民的工作生活如何是好?恐怕会是东京战后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但实际上要封城,东京都知事有没有法源依据?目前政府并未详实说明。日本在看到中国武汉封城、以及欧美陆续出现边境封锁措施之后,也讨论过日本都市封锁的实际执行可能。在原先的《感染症法》中,确实可依据第33条进行预防传染扩散的紧急措施,从而施行交通限制来达到封锁目的,但效果只能维持72小时。3月份,日本在朝野一致下通过了《特措法》改正案,授权总理宣告紧急状态、以及各种直接调度资源的权力;是否要在宣告紧急状态后,地方政府才能动作进入封城?具体能执行的层面到何种程度?仍是有待厘清的问题。

倘若东京封锁,影响范围并不仅止东京都而已,更包含每日密集交通往来的首都圈城市,包括神奈川县、千叶县和埼玉县(与东京合称「一都三县」),总人口数超过3,800万以上。届时复杂的交通网路该怎么应对?恐怕会是东京战后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图/美联社
「至少提升一下紧张感…」日本的社会心理学者碓井真史表示,目前日本的民众已经出现了「自肃疲乏」的现象,对于政府反覆强调的自律要求(像是减少外出、不要举办或参加大型活动等)已有麻痹感,甚至在疫情没有爆发性扩散下,渐渐觉得「无所谓」。碓井真史认为,释出封城可能性的消息,或可让松懈的气氛稍微增加紧张感,以免大意而成了病毒扩散的破口。

不过,社群网路上的批评意见里也指出:「为何重大的疫情资讯,却都要使用外来语?」特别针对小池在记者会上的用词,屡次提到要避免「オーバーシュート」(Overshoot) 、「クラスター」(cluster),讲到都市封锁时,小池还补充说道「也就是『ロックダウン』」(Lockdown)。有人认为虽然能引起媒体与民众的注意,但对于长辈来说似乎或许理解较为吃力。

「很多人说年长者是感染风险,但年轻人又好到哪去?」首都圈的防疫问题,上周以来也有不少民众感到疑虑;一方面是樱花季节到来,上街出游的民众较往常增加,另一方面是尽管有政府和地方的自肃要求,却仍有超过千人参加的活动如期举行。

日本的社会心理学者碓井真史表示,目前日本的民众已经出现了「自肃疲乏」的现象,对于政府反覆强调的自律要求已有麻痹感,甚至在疫情没有爆发性扩散下,渐渐觉得「无所谓」 。图/法新社
22日在首都圈之一的埼玉县,就如期举办了格斗界重要赛事的「K-1 WORLD GP」,在离车站不远的埼玉超级竞技场中,涌进了超过6,500名观众。埼玉县知事大野元裕还为此「特地」到场巡视,但无可奈何下也只能在Twitter上表态:「已经好几次请主办单位尽量别举办比赛,结果无法配合,实在感到非常遗憾。」

无视政府要求也引发民众的挞伐声浪,直指主办单位只顾收益而「强行开催」。进场参加K-1的观众,不少都是20到40岁的青壮年,如果出现之前大阪Live house发生的群聚感染、而后又向其他都道府县传播,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截至24日中午,日本的感染病例为1,852人(比23日增加了38人)、死亡52人(以上数据都有计入钻石公主号)。

是否要在宣告紧急状态后,地方政府才能动作进入封城?具体能执行的层面到何种程度?仍是有待厘清的问题。图/美联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