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船神社:京都著名恋爱结缘圣地 藏着日本最恐怖传说

2020年08月15日

 

京都貴船神社是日本有名的戀愛結緣神社,而在神社境內又一顆有名的夫妻樹「相生之杉」,充滿靈氣與仙氣。然而殊不知,這背後居然藏著日本最恐怖之傳說? 跟著《妖怪、貓島、富士山 我在日本旅圖中》一起來看看吧。
貴船神社歷史久遠到不知道是何時創建的,但根據神社內的記載,在1300多年前就有過維修的記錄,因此推測約在1600多年前就已經創立。

傳說神武天皇(日本第一代天皇)的母親「玉依姬命」當初乘著「黃船」來到了貴船,並在這裡建立神社祭祀龍神「高龗神」,也就是水神。據說「高龗神」是所有龍神中威力最強大的,掌管了雲雨、河川和水。

貴船神社的奧宮,就是當初「玉依姬命」停靠船的地方,而奧宮內的「御船型石」,則是當時乘坐的那艘船。

每年的6月1日,是貴船最有名的「貴船祭」,又稱做「虎杖祭」。一年中只有這天神秘又尊貴的龍神會離開神殿,坐上金轎朝奧宮的方向前進巡視。

結緣的戀愛聖地

但除了掌管水的本宮與奧宮之外,貴船神社也是有名的「結緣神社」。在結社(中宮)祭祀的是緣分之神「磐長姫命」,也稱做「石長比賣」。

在日本神話傳說中,「磐長姫命」有個非常漂亮的妹妹「木花開耶姬」,她的美貌吸引了天照大神的孫子「瓊瓊杵尊」(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的曾祖父)而前來提親。

姊妹倆的父親「大山津見」希望能將她們同時嫁給瓊瓊杵尊,但瓊瓊杵尊卻因為看到磐長姬命長得不漂亮而將她退婚,只選擇跟美麗的木花開耶姫結婚,磐長姫命因自己的感情受挫,從此特別眷顧感情不順的人,因而成為當地的結緣之神。

大山津見不捨女兒被退婚羞辱,於是最強老爸便對瓊瓊杵尊下了詛咒:「我之所以一起送上兩姊妹,是因為石長比賣(磐長姬命)能使天神之子的生命像磐石一樣長久且堅韌;木花開耶姬則能讓天神之子的生命如木花(櫻花)般燦爛盛開。但今天你卻選擇將石長比賣退還給我,那麼之後天神御子的生命便有如木花一般,美麗燦爛,卻稍縱即逝!」(是詛咒孫子的意思?)因此日本人認為,到現在為止天皇大多不長命,就是因為這個詛咒。

酒神小知識
木花開耶姬嫁給瓊瓊杵尊後生下了孩子,雖然老爸不喜歡瓊瓊杵尊,但孩子的誕生仍讓大山津見非常開心,因此釀造了「天甜酒」奉獻給八百萬諸神一起分享喜悅,是日本最早的釀酒紀錄。大山津見也因此被日本人奉為「酒神」和「酒解神」,意思是想要喝酒不會醉,拜他就對了~(笑)
京都的梅宮大社就是供奉「酒神大山津見」,許多釀酒廠都會將自家的酒供奉在這裡。每年農曆新年梅宮神社也會將用來供奉酒神的自釀甜酒分送給民眾喝,以求平安。(是保佑不要喝醉嗎?)

除此之外,梅宮大社也是京都著名的貓神社。這裡收留了10多隻流浪的貓皇,愛貓的人千萬不要錯過!

戀愛水占卜

貴船神社是京都著名的三大戀愛神社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戀愛地主神社」和「野宮神社」。

貴船神社最有名的,就是由水神掌管的「水占卜」。從一疊空白紙籤中挑選自己的本命籤,然後拿到神社中的神池向水神詢問問題,將紙籤輕輕放到水面上……答案就會慢慢浮現。

是不是超神奇的!跟島根八重垣神社的「鏡池占卜」有點異曲同工之妙。而且就算看不懂籤文也沒關係,現在只要掃一下紙籤上的QR code,就可以看到各國語言的翻譯。

繪馬發源地

一走進貴船神社本宮,就能看到兩匹馬的雕像。

相傳古代如果要祈求下雨,就要向龍神獻上黑馬,祈求放晴就以白馬獻祭。一直到平安時代後慢慢演變成在木板上畫上馬的圖案,被認為是「繪馬」的雛型,所以貴船神社也被認為是「繪馬」的發源地喔!

日本最恐怖傳說

有看過日本恐怖故事或是漫畫《陰陽師》的人,對於日本最恐怖的傳說「丑時之女」一定不陌生。身穿白衣、滿臉通紅,頭上戴著插上三支蠟燭的倒掛鐵輪,在半夜丑時(晚上1-3點)於神社裡把稻草人釘在御神木上詛咒,靠著怨念殺死人。而且進行詛咒時絕對不能被別人看到,如果被看見而沒有殺死目擊者,自己反而會受詛咒而死。

丑時之女的起源,傳說就是在貴船神社!

一個被丈夫拋棄的女人,跑到貴船神社的御神木釘稻草人,想對前夫跟小三進行詛咒。在詛咒生效前的七天,前夫每晚都做噩夢非常痛苦,於是找上陰陽師安倍晴明求助。到了第七天,帶著詛咒的使者要現身殺死前夫時,卻被陰陽師的法術阻擋而失敗,詛咒因此反彈回到了女人的身上,女人被詛咒反噬,最後死在水井。

那棵被用來下詛咒的御神木,就是貴船神社中最有名的夫妻樹「相生の杉」。兩棵杉樹根部相連、樹齡超過千年……沒想到在其浪漫背後,竟然有著這麼暗黑的故事。

本文內容節錄自《妖怪、貓島、富士山,我在日本旅圖中》一書,由城邦文化創意市集出版,作者王君瑭。本文記述內容為當時拜訪時的狀況,若想了解最新當地情報,建議還是從景點設施官方網站上確認。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