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人情味!日本钱汤文化复兴年轻人也成粉丝

2018年07月24日

来源:镜周刊

在钱汤泡完澡,几乎跟喝牛奶划上等号,据说是因为1950年代冰箱还不普及之际,钱汤就已经配置冰箱,被当时的牛奶业者注意到,把牛奶寄在钱汤贩售,逐渐在日本的钱汤文化中扎根。

手托着脸盆、里头肥皂喀拉喀拉作响,穿越傍晚的商店街,掀起暖帘的瞬间,就如同《罗马浴场》里阿部宽穿越时空般,在昭和氛围的富士山壁画下,洗净一整天的疲惫。走出蒸气缭绕的浴场,一边对着大电风扇猛吹,一边喝着玻璃瓶装的果汁牛奶,滋味何等畅快。传统「钱汤」(日式公共澡堂),正在东京悄悄地复活。

散步途中临时起意洗个澡
在錢湯泡完澡,幾乎跟喝牛奶劃上等號,據說是因為1950年代冰箱還不普及之際,錢湯就已經配置冰箱,被當時的牛奶業者注意到,把牛奶寄在錢湯販售,逐漸在日本的錢湯文化中扎根。

在钱汤泡完澡,几乎跟喝牛奶划上等号,据说是因为1950年代冰箱还不普及之际,钱汤就已经配置冰箱,被当时的牛奶业者注意到,把牛奶寄在钱汤贩售,逐渐在日本的钱汤文化中扎根。

搭乘都电荒川线,在东京都北面的「小台停留所」下车,走进怀旧气息浓厚的商店街,会发现一栋感觉很新的独栋白墙建筑,要不是门口挂着画有浴池图案的「梅之汤」暖帘,根本不会知道这是一间钱汤。

「最近的钱汤,竟然变成这样啊!」卷起暖帘入内、脱下鞋子,搭乘电梯上二楼柜台,透过自动售票机,买张460日圆的入浴券,就可以进去洗澡了。这种半自助的柜台逐渐成为钱汤主流,以前有老板坐镇中央、监看男汤女汤更衣区的老式「番台」,已经很少见了。

崭新的澡场,包括了三温暖、按摩浴缸、药浴池,甚至连「露天风吕」都有,洗完澡后,还可以在柜台买瓶冰凉的「在地啤酒」喝,临时起意泡钱汤,超乎预期的畅快。

上亿日圆整修老钱汤新享受
坐在柜台的栗田尚史,34岁,是「梅之汤」的第三代老板,「我本来是上班族,但感觉家里的事业,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经营,也比较有贡献街坊的感觉,七年前便把工作辞掉。」

「梅之汤」创业于1951年,由于设备老旧必须整修,栗田痛下决心砸了上亿日元改建,去年秋天重新营业,「究竟怎样的钱汤才是现在客人追求的,我们除了征询年轻粉丝的意见,还到处考察现在最人气的『超级钱汤』。」

1990年后半出现的「超级钱汤」,彻底把洗澡这件事「休闲娱乐化」,除了各式浴池,还有三温暖、按摩、餐厅和理发店等设施,去一次就可以待上大半天,大受民众欢迎,也逼得以前只等着客人上门的传统钱汤,改革求生。

日本的钱汤,常见一种被称为Kerolin(ケロリン)的黄色脸盆,本来是药商为了打广告,把药名印在塑胶脸盆上,赞助钱汤使用,没想到从此深入公共澡堂文化,累积至今已卖出250万个。图为电影《罗马浴场》剧照,翻摄自网路。

法国人史蒂芬妮柯恩,透过自己的社群网路帐号分享钱汤见闻,至今已经造访过700个钱汤,2015年被日本钱汤文化协会,任命为第一任钱汤大使。(图片取自Stephanie Crohin Instagram)

年轻人用社群行销来客数是以前两倍
栗田委托年轻设计师替钱汤重新设计主视觉:「不要看起来像是钱汤的东西」,推出可爱的梅花logo与周边商品。而为了吸引民众重新走进钱汤,他不断企划活动、送赠品,并从七年前开始透过推特宣传。

年轻化的形象,确实为钱汤带来新客群。开始会有年轻女性独自前来、加班到深夜的上班族、以及周末的家庭客,不管是平日还是周末,客人都是以前的两倍。「我认为钱汤有成为社区核心的力量,长远的理想是,能让越来越多人觉得『因为这里有喜欢的钱汤、所以我要搬来这里住』。」

像「梅之汤」这种从旧式公共澡堂脱胎换骨的「新型钱汤」,近来不断掀起话题,「东京都公共浴场同业公会」甚至统整出「东京钱汤地图」的网站,经营脸书、推出刊物,希望口碑透过社群扩散,带动钱汤人气。

钱汤,是2012年因为工作二度来日之后,当时很不习惯日本的工作方式与社会习惯,突然想起以前留学时去过的钱汤,久违的体验,觉得心身被充分疗愈,让我有了归属感,感觉是澡堂拯救了我。」

史蒂芬妮柯恩至今已去过700间钱汤,在自己开设的推特、脸书与部落格专页「Dokodemo Sento(哪里都是澡堂)」,以英法日三语每天更新钱汤情报。

她从外国女性观点出发,写了一本关于钱汤魅力的著作,也将在今年九月出版。

东京都的钱汤仅剩全盛期的1/4
根据统计,东京都内的钱汤在1968年达到高峰,有2687间,之后就一路下滑,截至2017年7月只剩580间,等于是全盛时期的1/4。若以整个日本来看,全盛时期达1万8000间,现在减少到4000间左右。

以前的钱汤,是为了清洁卫生不得不去的场所,为了维护民生权益,东京都还给予钱汤业者水费、减税等优惠,平均一间澡堂,一年能拿约560万日圆的补助款,也让东京所有钱汤维持住统一价,成人460日圆。

但随着浴室在一般家庭普及,钱汤失去了本来的社会功能,是否有必要继续编列庞大预算补助,不时引发论战。此外,钱汤通常营业到深夜,工作时间长,很难找到愿意接手的年轻世代,再加上每天使用大量热水,设备容易耗损,平均20年就要翻新一次,庞大的整修费更添经营上的困难。

钱汤专属银行已有90年历史
谈到钱汤经营,就不能不提「东浴信用组合」,这是一个专门提供钱汤业者资金的金融机构,已经有90年历史,融资部部长山田博史表示:「跟我们贷款的,严格来说都是自己人,所以不会发生倒帐的情况,融资审查也非常快速,就盼钱汤文化能存续下去。」。

或许是受到钱汤复兴风潮影响,最近开始会有粉丝打电话到「东京都公共浴场同业公会」,表示想尝试经营钱汤,公会就会负责媒合打算收掉不做的钱汤,并找「东浴信用组合」提供资金协助,让想做的人延续钱汤生命。

根据统计,目前东京都内的澡堂,平均每间钱汤每天的来客数,从2013年的119人,去年提升到127人,但澡堂要健全经营,来客数必须要每天维持在200人以上,现状依然严峻。

「钱汤建筑师」 为老浴场找到新活路
位于东京近郊町田市的「大藏汤」,1966年开业,去年找上「钱汤建筑师」全面改装,摇身一变成为东京都内居指可数的美汤。「毕竟我们占地比不上『超级钱汤』,再怎么追求附加价值也赢不了人家,我们就逆向操作,只以水温划分出三个浴池,走极简设计,强调大浴场的宁静气氛,做出市场区隔。」

建筑师今井健太郎,2001年开始接钱汤设计案,至今已经改造了15个钱汤。他说以前的钱汤都是施工业者,量完尺寸就下去做了,根本没有规划概念,更不要讲设计。尽管他经手的案子,都是因为太老旧不得不整修,但要如何兼顾原来特色、甚至规划出钱汤愿景,都是长远经营的关键。

「比如两年前重新整修开放的『御谷汤』,因为位处浮世绘大师北饰葛斋的出生地墨田区,便以浮世绘作为浴场壁画。此外,钱汤老板还希望,这里能成为有照护与复健需求的人,专门入浴的设施,所以一开始规划时就把无障碍空间纳入,极力排除高差、浴池加装大量扶手。」

而在创新钱汤的带动下,许多粉丝开始回头追寻,儿时记忆中的「怀旧钱汤」。

目前东京都的钱汤约有580间,仅全盛期的1/4。创业于1956的「鹤之汤」,是少数仍保留传统建筑形式的钱汤。早期东京的钱汤之所以盖得跟寺院一样气派,是因为关东大地震灾后重建,为了振奋人心,便把建造寺院的华丽工法融入钱汤形式当中。(图片取自「东京钱汤」)
「怀旧钱汤」老建筑留住人情味
经典的日式三角屋顶「双层千鸟破风」、搭配石灰白墙,创业于1956的「鹤之汤」,是少数仍完整保留传统建筑形式的钱汤。其实以前东京的钱汤,大多采取类似的寺院建筑工法(宫造り),是因为1923年关东大地震灾后重建,为了振奋民众精神,拥有手艺的土木师傅,便把盖寺院的华丽工法融入钱汤的建筑形式当中。

68岁的「鹤之汤」老板中山光雄, 40年前因为开钱汤的岳父病倒,意外接下钱汤,「老实说,好几度我都不想做了,但20多年前,我们附近一下子有两间钱汤倒闭,客人全涌到我这里来,有时候我会想,我之所以会变成钱汤老板,是否就是为了留住这个传统建筑。」

这个静止在昭和时代的空间,留住了难得的人情味。女大学生:「建筑很酷,尽管以前都没有去过钱汤,但这里让人感觉很舒服就喜欢上了。」70岁阿嬷:「虽然家里有浴室,但一个人烧水泡澡太浪费,来这里还可以见见朋友,转眼已经来了50年。」

庶民文化研究家町田忍表示:「钱汤这门生意,本来就已经有八百年历史,随着设备新颖的钱汤不断出现,传统钱汤拼了老命求生,显示现在正进入新旧转换期,若想成为钱汤粉丝,正是绝佳时机。」

集传统艺术与庶民文化于大成的钱汤,作为日本人的「心灵故乡」,魅力历久弥新。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