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与京都,平行世界里的孪生姐妹

2020年12月05日

原创 致杭 新周刊

泉州老城区保存完好。/ 图虫创意

满城的庙宇宗社、对牛肉的情有独钟、不靠历史遗产吃饭、水乳交融的仙气与人间烟火,泉州与京都像是从未谋面的老友,一见如故。

7月,本该是泉州这座低调的城市大放异彩之时。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7月在福州进行。作为今年中国唯一申报的项目,“泉州:宋元中国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应该会不出意外地成为中国第56项世界遗产。

常年淹没在名声在外的邻居福州和厦门之间,这座”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城市又进入到人们的视野。

人们往往都将西安或者洛阳和日本京都联系起来。

但骨子里,泉州和京都,这两座平常人无论如何不会联系起来的城市,才最为相似。

如果让一个京都人生活在泉州,他大概会惊讶于泉州和京都的相似,以至于恍惚间萌生上辈子在此度过的错觉。

它们都有一个光辉的过往。

一个曾是“世界第一大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马可·波罗笔下的“光明之城”。

阳光洒在泉州老城区上。/ 图虫创意

一个是“千年古都”,自平安王朝到明治维新这千年间来一直担任日本的首都。

京都历史遗迹是京都过去辉煌的见证。/ pexels

岁月流转,兴衰荣辱,在与时间顽抗之后,留下最自然、古朴、鲜活、明亮的历史碎片,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散落在万家灯火中。

满城的庙宇宗社、对牛肉的情有独钟、不靠历史遗产吃饭、水乳交融的仙气与人间烟火,泉州与京都像是从未谋面的老友,一见如故。

三步一古迹,五步一庙宇

无论泉州还是京都,从来都不缺历史留下的痕迹。

1994年,京都17座庙宇,神社以及城堡以“古都京都的文化财产”的名义被整体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今年,包含22处遗产点的“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成为中国唯一一项申遗项目。

泉州22处遗产点分布地图以及名录 / 泉州申遗官网

以京都、泉州之名整体申遗的背后是殷实的家底,丰厚的沉淀,更是对自身文化历史底蕴的自信。

与京都遍布城市每个角落的寺庙、神社、花园、古堡、街巷、馆子相似,泉州城的地图上,寺庙、造像、窑址、古塔、石刻、古桥梁和码头纷纷点点散落其间,像是地质的断层,错落有致,层叠分明地诉说着城市的古今流变。

生于京都的著名哲学家鹫田清一在《京都人生》当中谈到“有三样东西存在于京都老城,一个是古树,一个是宗教设施,一个是寥落街区”。这些都是世界敞着开口的缝隙,使我们想象另一个世界。

泉州也同样如此。

合抱粗古树,千百年的榕树、菩提树、樟树静静伫立在泉州城的各个角落。在穿越时空的绿意中,将我们短暂的一生包含在它的时间之内,在一个更广的时间尺度中庇荫着不同信仰的泉州人以及海外商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寺庙萦绕在参天古树的绿意中。/ 微博

绿意的庇荫下,恐怕没有哪座城市像泉州或者京都一样拥有如此众多幽静的古刹与宗庙。

据统计,京都的寺庙数量为1681座,神社数量为812座。

无论是外表好似披着金箔、倒影里虚实相虚、意犹未尽的金阁寺;春天樱花盛开、秋天红叶似火、四季朝拜者不断的清水寺;有着日本最大大门、最大巨钟的知恩院;还是网红“千本鸟居”的伏见稻荷大社,这些走过历史年轮的寺庙,深藏在静谧与绿意中,将京都的过往娓娓道来。

京都-外表好似披着金箔,倒影里虚实相虚,意犹未尽的金阁寺。/ pexels

京都-春天樱花,秋天红叶似火,四季朝拜者不断的清水寺。/ pexels

京都-有着日本最大大门、最大巨钟的知恩院。

京都-网红“千本鸟居”的伏见稻荷大社。/ pexels

三步一庙宇,五步一佛堂。泉州号称“宗教博物馆”,上千座散落的庙宇佛堂香火不断,护佑着泉州人的精神世界以及泉州城的灵魂。

始建于唐代的开元寺,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清净寺,世界现存唯一摩尼教寺庙遗址,祭祀真武大帝的道教庙宇,儒家祭祀建筑文庙组群,祭祀海神妈祖的天后宫,百余年历史的基督教泉南堂,它们见证着文明的和谐共处,述说着厚重的历史。

朱熹的“此地古城佛国,满街都是圣人”仍然悬挂在开元寺的天王殿上。/ 航拍中国截图

承天寺规模仅次于开元寺,为闽南三大丛林之一。/ 微博@遗产君

始建于宋代的道教庙宇-关岳庙 /微博@遗产君

清净寺是阿拉伯穆斯林在中国创建的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

伊斯兰教、佛教、摩尼教(明教)、景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儒家还有妈祖的民间信仰,它们的气息氤氲交融在泉州城的上空,熏陶哺育着世世代代的泉州人,在超脱的价值观和世界“外部”中审视自己的心灵。

多种不同宗教文明在泉州共融。

更不要说邻里街巷的氏族闽南宗祠。青石红砖、白壁黛瓦、斗拱举天、重檐如画间,礼节繁缛、三纲五常、家训族规,从未变过。

一砖一瓦,一宗祠,一家谱,默默维系着泉州人的家常里短,也守护着家族的灵魂。与海洋打交道千百年的泉州人,再远行,根仍在。

半城烟火半城仙

一墙之隔,墙内通往世界的“外部”,墙外则是日常的喧嚣与市井气息。在泉州与京都这里,仙气和烟火从来都是交融的。

墙内,在穿越时空的绿意中合掌祈愿,眺望枯山水庭院。墙外,穿梭在神社寺庙四周的小巷弄里,点一份铁板煎饼,吃一碗庶民拉面,在书店里与文字的美丽邂逅,逛一逛手作市集和零碎小物的店铺,逛累了又到茶屋、形色各异的咖啡馆里坐坐。

京都巷道的日常。

夜幕之时,在鸭川边上小憩。在沿岸店铺门前灯笼的点缀下,沉醉在日落的余晖,回味一天的人与事,这便是京都的日常。

鸭川的静谧。

泉州也是如此,庙宇古物之间,俯拾即是生活。在泉州,人间烟火与历史之间从来都是一体的,丝毫没有距离感,完美糅合在一起。

泉州开元寺旁热闹的街市。/ 图虫创意

泉州籍作家蔡崇达说:“感动我的是,会是走在泉州石头巷子突然听到随便哪户人家里飘出的悲戚的南音,会是十五佛生日的时候,整个城市家家户户在门口摆上供品烧上香齐声祈祷平安。”

清晨,伴着开元寺的梵音缭绕与香火气息,在一墙之隔的西街上,用一碗拌着醋肉、卤味、海味的面线糊开始新的一天。

面线糊可以选择的配料玲琅满目。

午后,市井小吃,花街闹市隔着庙宇门前的小路林立。沿着红色砖石和青石板路,穿梭在西街、花巷、金鱼巷、胭脂巷、水门巷这些老巷道。熙熙攘攘,电动车、小摩托不时从身旁擦肩而过。

抬头望去,闽南厝、洋楼、骑楼、朴素的民居这些风格、样式混搭的建筑竟这样和谐共处,房子里的小食店、手工店、茶馆、民居守护着泉州人的市井生活。

无论异域,闽南还是时尚,在泉州人的思想中并不矛盾。一代代的的泉州人,身体力行,以对立统一的态度,实践他们理解中的美好生活。这种生活,表达了一种对于延续传统与接纳异域文明的双重期盼。

黄昏时分,夕阳洒在红瓦燕尾脊还有缓步的行人上,伴着街上初亮的灯笼,人们尽情地舒展着慵懒与惬意,老人在自家门前的矮凳上乘凉攀谈。到茶馆小憩,品一壶茗茶,看一出提线木偶戏,听听南音,泉州人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城,景,生活,在泉州和京都从来都是一体的。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