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鲜鲜鲜(105)足利紫藤瀑布成为黄金周焦点

2019年04月17日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刘黎儿:每年到了3、4月,许多台湾、香港的朋友都来问“足利紫藤今年哪天开花?”到今年,变成比问东京或京都樱花盛开的人要多了,足利紫藤是指枥木县足利市堀込町的足利花园的树龄150年的而且每处面积宽达600张榻榻米的老株的大藤,每束藤花长达80公分,共16万束,共宛如从天降下的紫色瀑布,这是日本唯一被CNN选为世界10大梦幻景点之处,每年大抵在黄金周5月上旬盛开,现在已成了亚洲人的关注焦点了,尤其是现在各国都大种樱花,老株紫藤瀑布只有在日本才能看到,也因此偏僻的足利花园居然成为各国观光客涌来的一个热门朝圣景点!

足利花園的野田長藤種的紫藤,花瓣宛如鳥羽輕柔,規模宏大,宛如瀑布(刘黎儿摄影)
足利花园前身日本战后开园的早川农园,长年经营不善,加上周边环境市区化,为了改善状况,请来了日本第一位女树医以及观光植物园专家的冢本こなみ(konami),经过她的妙手,果然把足利农园变成世界瞩目的花园,结果她达成了至今所有园艺家都认为不可能的任务,居然移植成功了4株超级老株的大紫藤,让足利紫藤成了世界认定的“最美的藤花”!

日本园艺界长年是男人天下,冢本是因为丈夫从事园艺业而在1993年成了日本第一位女树医,在刚成为树医不久的1994年1月,她接受委托移植紫藤的工作了。

当时日本园艺界的常识认为藤树的根只有60公分以下的才可能移植,在她眼前的是已经干枯的树是根部超过100公分、枝的缠绕超过300张榻榻米的藤花老株,据说树龄130年,等了4年都没有园艺业者愿意尝试,冢本的直觉告诉她:“这藤能移!”而且心想“如果我不做的话,这株藤花就没有活路了!”

足利花園有各色藤花,都在黃金周前后盛开(刘黎儿攝影)
当时她才44岁,园艺界的人,尤其是许多年纪大的职人,没有听女人指挥的习惯,因此冢本表示如果要她做,就得听她的,但她会负起全责,而她有许多不能让步之处,费时2年,终告成功,到藤木完全安定,前后还是要5年时间;其也有许多失败,也有连夜难以入眠的苦恼日子。

因为藤的树皮非常柔软脆弱,传统用石膏或树脂等移植都会生水等,让根部腐烂,冢本尝试过许多方法,如用和纸等,最后从修复古籍木简的手法获得灵感,用墨来保护根部,展开移植作战。

 

冢本成功地移植了4株大藤;3株是花瓣如鸟羽般轻柔的野田长藤,1株是花瓣肥厚深浓的八重黒龙,加上白藤隧道,都获得指定为枥木县的天然纪念物;紫色大藤,原来移植来时,只有72平方公尺大,但现在栽培到超过1000平方公尺宽广,是原来的10倍以上,其中有两株野田长藤相接的大藤,连结成2000平方公尺以上,年年规模不断扩大,幸好现在的手机或相机的广角机能不断进化,但要把整个紫藤大棚都纳入镜头,也还是很大的挑战。

藤花原本在日本就是有特殊地位的神木,被说是不死身之树,传说可活500年乃至千年;藤花无法自立更生,必须攀缠在别的树上,但被攀缠的树,成长茁壮后,到死时攀附部分都不会松弛。

藤花象征繁荣、繁盛、长寿以及除厄等;在去足利之前,我曾去过的几处紫藤名所,如从江户时代就有东京龟户天神社或是调布市国领神社等,虽然也有传说有400、500年历史,号称千年之藤等,访客都带有敬畏之意,虽然每年也都开出华丽的紫藤,但完全无法跟足利紫藤的壮大、纤细比,足利紫藤既像从天飞降的瀑布,也像娇柔的蕾丝花幕帘。

“藤花对日本人而言,是不变的花,100年前让人爱,100年后依然也会让人爱!”冢本如此说,她本人也对藤花情有独钟,认为跟日本人有非常密切关系的花,樱花之外,就是藤花;日本人的姓里有许多藤如佐藤、伊藤、近藤、远藤、藤原等等,家纹里也有许多藤花;紫色也是贵族色,源氏物语据说就是以紫藤花为形象写的,像光源氏最爱的女人是藤壶跟紫上,作者名为紫式部,而平安时代,紫就是藤,藤花是生命力的象征,也是权力的象征。

足利花园的白藤(刘黎儿攝影)
藤花跟樱花最大的不同是,大部分的樱花没有香气,藤花香气浓郁,藤花香让全园到处都被洒了大量香水的般的感觉,我才理解原来人类为何会想制造香水来保留这迷幻味道;在巨大的紫藤花幕旁,人变得渺小,而走在白藤隧道里,宛如白蕾丝天井里散步,无限奇妙。在如此美的让人屏息的紫藤瀑布旁,不仅让自己达到感动最高峰的分歧点,而且也觉得分享了老株神木的生命力;冢本认为花园像是电脑里的垃圾箱,人们来此处可以抛却许多烦杂及伤脑筋的事!

紫藤、白藤外,还有樱色藤花及黄藤等,正好在日本黄金周假期盛开,4月中旬到5月中旬藤花祭的“藤物语”正好涵盖这时期,夜里点灯,用450万颗灯泡演出很梦幻的景致,也被认定是日本三大点灯夜景之一,也入选日本夜景遗产,因此即使山边夜间气温大降,但晚上再度入场的客人也不少;因为藤花,很快就让足利花园转亏为盈,紫藤不愧是超级“摇钱树”!冢本的梦想是在2020年东京奥运时能打造出50公尺的彩虹藤花隧道。

足利花园令人吃惊的还有弹性门票制度,看藤花开的状况收钱,每天早上7点开园时决定票价,7-9月因为没有太多花可看,门票免费;我曾在5月2日去,门票1700日圆,或许前两天天冷,藤花只开了9分吧!最贵的时期是1800日圆,我有朋友在5月5日去,是最佳得满开状态,被收了1800日圆,还直呼幸运,真的是双赢的收费方式!黄金周,紫藤凋落,只有白藤跟黄藤,就逊色多了,门票就便宜多了。

从此可以看出冢本本身也是经营高手,她是静冈县滨松人,2013年接手家乡的滨名湖花园,以郁金香与樱花为主题,打造的很成功,我去年也造访过,但还是无法跟足利比;毕竟足利的紫藤是独一无二的,世界只有这里才有,也因此今年黄金周,我也跟想造访的台湾朋友约定同游,可以想见届时也将再度在紫藤前屏息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周涛_HS60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