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布偶装背后的血泪日女泪诉职业伤害

2018年11月22日

来源:苹果日报

迪士尼等乐园的卡通人物相当可爱,背后工作人员的辛劳却鲜为人知。翻摄《日本集合》
游乐园美好的背后,其实潜藏员工不为人知的心酸。两名在日本东京迪士尼乐园工作的女子日前透过律师指控,营运商Oriental Land忽视员工安全,且未尽力阻止职权骚扰,求偿约755万日元(约新台币211万元)。原告与律师团周二(13日)出席千叶地方裁判所进行意见陈述,还原她们在东京迪士尼乐园工作的状况。

《日本集合》报导,原告A、B小姐均在乐园里扮演迪士尼卡通人物,常需穿着重达10至30公斤的玩偶装。A小姐热爱这份工作,特地自费购买全年通行证,在休假日观察卡通人物与客人的互动。她认为客人的笑容是工作的动力,且强调自己「非常喜欢这份工作,甚至打算一直扮演迪士尼人物」。

然而这份工作并不容易,有时候会受伤、生病,一旦需要请假,需要自行寻找代班者,这让她每当休假后回归岗位时,经常遭人白眼。而前年11月,她发现手腕偶尔会疼痛,直到去年1月,才发现自己有「胸廓出口症候群」,原因很可能是玩偶装让肩颈、手腕长期负荷过重。去年8月,A女获政府认可为职业病,目前正在休养。她希望公司能正视员工的健康和安全,改善玩偶装、完善员工的休假系统。

B小姐2008年入职,初期没有大问题,但2013年因为工作时被客人故意反方向折手指,于是向上司申请工伤。但上司批评B小姐心灵脆弱,认为「表演者应该忍耐这点小事」。然而顾客的恶作剧让B小姐不堪其扰,决定请求变更角色,却遭上司用解聘威胁。但事实上,她与A小姐均非常喜爱迪士尼乐园,「正因为我想继续在这里工作,才会想改善工作环境。我已经忍受了很多年,忍耐是不会改变什么的。我希望迪士尼能够成为没有职权骚扰,可以安心长期工作的职场。」

离开地方裁判所后,两位原告与律师出席记者会。律师团队表示,原告今年7月19日提出诉状,但裁判开始前,两位原告收到Oriental Land的通知书,而内容语带威胁,强调「公司员工有保密义务,公司能够轻易影响妳们的前途」。这让律师认为,被告仍处于居高临下的态度,没有诚意解决事件。

记者会中,两位原告委屈落泪。尽管如此,二人都希望能回归工作岗位,A小姐正接受物理治疗,而B小姐则颈部受伤休养中。她们希望通过诉讼,改善工作环境。即使A小姐自知提诉会破坏人们对乐园的梦想,但她不想再有人受伤了。而B小姐则是看到许多热爱工作的同事因为职权骚扰而辞职,她不希望恶劣的工作环境继续逼走有热诚的员工。不过,Oriental Land则回应,即使有职业伤害,但不代表公司没有顾虑员工安全,并要求原告放弃提诉,回避了职权骚扰的问题。(即时新闻中心/综合报导)

迪士尼等乐园的卡通人物相当可爱,背后工作人员的辛劳却鲜为人知。翻摄《日本集合》

迪士尼等乐园的卡通人物相当可爱,背后工作人员的辛劳却鲜为人知。翻摄《日本集合》

两名在东京迪士尼上班的女子怒告乐园营运商未顾及员工安全。翻摄《日本集合》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