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安倍被质疑未就疫情履行说明责任

2020年05月30日

来源:共同社, 日本政治, 新型肺炎

【共同社电】在可称之为国难的情况下,应如何向市民传达信息?新冠病毒传染病在全球蔓延,各国及地区领导人的真正价值受到考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月起到5月25日全面解除紧急事态宣言为止总计举行了8次与新冠疫情相关的记者会,但短时间就结束记者提问等,不欲履行说明责任的姿态遭到众多质疑。

2月29日,安倍要求全国统一停课的记者会持续了36分钟,其中开头约20分钟是安倍发言。由于是十分突然的要求,出现各种疑问是当然的,但安倍仅回答提问15分钟就结束了记者会。

尽管有记者称“还有问题”,但安倍并未回应。记者会后安倍回家了。

在新型冠状病毒特别措施法通过第二天3月14日举行的记者会上,安倍也不顾有记者举手要求提问就结束了。之后虽然记者会时间有所延长,但以“之后政府对策总部有安排”等为由预告记者会结束。

▽无法追究

出席记者会的媒体人江川绍子批评称“虽然比当初时间变长,主持人也指名自由记者(提问),但节点时(的记者会)应花更多时间”。

能够出席的记者人数也以“三密”对策为由缩减,大型媒体每家一人,自由记者则是抽选。江川指出“与其他房间连线等,只要想办法就能让更多人参加”。

由于不允许再次提问,当回答和提问不符或被岔开话题时也无法进行追究。

最初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4月7日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道:“您如何回答认为(宣言发布)过迟的批评?如何分析未能控制疫情蔓延的原因?”对此安倍称“关于何时发出(宣言)与专家进行了讨论,不能随便发出”,而后一半问题则没有回答。

▽随机采访

甚至有节点时连记者会都不举行的情况。解除近畿3府县紧急事态宣言的5月21日,以记者团围住安倍的“随机”形式仅接受了7分钟采访。前一天,因《检察厅法》修正案处于风口浪尖的东京高等检察厅检察长黑川弘务打麻将赌博问题被报道出来,22日的众院厚生劳动委员会会议上,安倍遭到“逃避被追问于己不利问题”的批评。

“新冠对策是国民最大的关心事项,记者代表国民的声音。交流不足是问题。”东京大学副教授关谷直也(社会心理学)对安倍的做法提出批评。关于其中25日的记者会上安倍自夸称“展示了日本模式的力量”这点,关谷指出“由于回答提问并不充分,日本模式这一模糊的表述自始至终很模糊”。

日本大学危机管理学系教授福田充作为正面例子举出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明称“她用自己的语言阐述,回答提问也很细致。通过报道使自己的信念与国民共鸣,带来放心和信赖”。关于安倍则指出“给人以诵读官僚作文的印象,热情与心意很难传达”。(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