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下无人闻问的「风俗娘」:日本风俗业防疫自肃的崩解恐慌

2020年04月06日

来源:udn

日本东京的繁华闹区歌舞伎町,在防疫的外出自肃下,却传出了当地的数名酒店与风俗店工作者感染的破口警讯,而且也难以追查感染源和散播途径。图/路透社

「夜晚的帝王,成了病毒的温床?」日本东京的繁华闹区歌舞伎町,在防疫的外出自肃下,却传出了当地的数名酒店与风俗店工作者感染的破口警讯,而且也难以追查感染源和散播途径。密闭空间、而且又是容易亲密接触的特种行业,在政府宣告自肃的措施时,就已经被提醒要提高警觉,尽管过去夜夜笙歌的繁华欢乐街,如今在疫情之下都变得极为冷清,但业绩冲击依然有人为了生计而继续工作,而从是风俗产业的女性、单亲母亲们,在缺乏保障的劳动环境哩,却也是被防疫安全网所疏忽的角色。

截至4月2日中午为止,日本全国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的确诊病例,共有2,945人、其中死亡77人(皆计入钻石公主号),而感染最为严重的地区则是东京,确诊病例587人,每一天增加数量都几乎超过数十人。

尽管东京从上个周末开始实施「不要不急、外出自肃」的措施,呼吁民众在没特别要事的状况下都应避免外出,避开感染风险。然而根据《读卖新闻》掌握的消息,海内外知名的东京夜生活闹区——歌舞伎町——却在1日发现有众多酒店和风俗店(色情业)的工作者,超过十多人感染武汉肺炎,感染源和途径目前未明。具体的人数、以及这些感染者的身分(全都是从业人员?或是包含顾客?)都还没有更进一步的资讯。

海内外知名的东京夜生活闹区——歌舞伎町——却在1日发现有众多酒店和风俗店(色情业)的工作者,超过十多人感染武汉肺炎,感染源和途径目前未明。图/法新社
根据东京都在1日晚间公布的数据,目前东京23区当中,感染者人数最多的区域是世田谷区(44人)、其次为港区39人,而歌舞伎町所在的新宿区则是22人。

「继续密集接触,夜生活的欢乐街要爆发感染是迟早的吧?」无论是业者还是民众,都因为这类娱乐行业的生活型态而感到忧心,怕变成自肃下的防疫破口。不光是东京都,包括首都圈其它配合外出自肃的县市,在呼吁民众提高警觉的时候,都会特别强调「少去酒店、风俗店等夜生活闹区」。事实上,2月以来日本全国各地的业者,业绩人潮就已经出现了疫情影响的迹象,随着感染情势越来越紧张,从夜晚繁华街道消失的人声喧哗就更为明显。

根据《朝日新闻》的报导,以东京歌舞伎町为例,许多酒店的顾客人数减少三成以上,会近距离「亲密接触」的情色酒吧、风俗店等,来店光顾的客人数更是直接腰斩砍半。「店里的小姐根本变成『零接客』的惨况了,再这样下去,到夏天这条街就死了吧。」一名妈妈桑向《朝日新闻》无奈表示。当然,这样全国蔓延的疫情,不只是东京大受打击,关西的大阪同样也因此让欢乐街的夜生活变得更加黯淡。

以东京歌舞伎町为例,许多酒店的顾客人数减少三成以上,会近距离「亲密接触」的情色酒吧、风俗店等,来店光顾的客人数更是直接腰斩砍半。图/路透社
「妈妈桑现在都聚在一起哭啊。」一名大阪北新地的高级俱乐部妈妈桑说,因为疫情的缘故已经有不少同样不是减少营业日、就是干脆跟着直接暂停休息,而店里上班的小姐人数也变得不太稳定。北新地老牌的「俱乐部山名」妈妈桑山名和枝,就表示从4月1日开始停业两周,「3月就几乎都没有客人了。」山名和枝向《朝日新闻》表示。

部分酒店和风俗业者认为,生意如此惨澹就是受到自肃政策的冲击,而把过错怪到了地方政府上,「知事决定要自肃、要大家别开店有点过分了吧。」对此不满的业者表示。这些行业的困境,同时也会连带影响周遭的餐厅、或是花店礼品店的生意,像是与特种行业息息相关的花店,就少了很多客人购买花束送给小姐少爷的机会。

此外,风俗业者本身因为经营的性质缘故,到底有没有确实做好防疫成了一大疑问。早在今年2月时,风俗店业界就陆续有传出对疫情扩散的担忧,主要是看到居酒屋、屋形船这类密闭空间的群聚感染,而来来往往的客人身分复杂,对于风俗店业者来说就很难掌握防疫。

部分酒店和风俗业者认为,生意如此惨澹就是受到自肃政策的冲击,而把过错怪到了地方政府上,「知事决定要自肃、要大家别开店有点过分了吧。」对此不满的业者表示。图/法新社
「风俗店业者会怕,客人自己也会怕!」有业者透露,风俗店的性工作者们,根本无法确定服务的客人是否有疫区旅游史、又接触过哪些人,反过来说客人也会有同样的担忧。实际情况更复杂的是,不少风俗店或是派遣外送性服务的业者,会雇用来自海外短期兼差的性工作者;而消费的客人中,也有一定的比例是外国人,在没有确实做好防疫措施或自肃之下,就变成了危险又不透明的感染危机。

长年替性工作者争取劳动权益的律师伊藤和子、同时也是NPO组织「Human Rights Now」负责人,就对疫情下的风俗产业感到十分忧心。

「这些女性的劳动环境本就恶劣,在病毒危机下极需要支援。」伊藤和子指出,之不少性工作者本身也是单亲妈妈,如果遇到感染问题,也有可能带回家传染给孩子。因而希望地方政府的医疗单位,能够费心针对这些特种行业,提供相关医疗检测和资源。

一名大阪梅田从事风俗业的单亲妈妈就指出,「因为学校也多半停课了,孩子在家的时间变长,也会影妈妈能不能继续『出勤』的问题…。」

日本《HARBOR BUSINESS》的简略调查,多数的风俗店、泡泡浴等业者,会有基本的消毒洗手液和测量客人与小姐的体温,但即便如此依然未能消除感染的疑虑。「从这个病毒骚动以来,夜晚的歌舞伎町真的变得很寂寞。」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