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疫缺乏强力指挥中心温水煮青蛙反应慢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经济日报

武汉肺炎世纪浩劫专题(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5日专电)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日本累计有4209起确诊病例,原本是公共卫生大国的日本这次在防疫动作上慢半拍,与超前部署防疫有成的台湾相较,让许多日本人觉得颜面扫地。

经济大国日本的医疗水准在全球名列前茅,但日本这次对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的因应却让人失望,被许多日本主流媒体拿来与台湾做比较,认为台湾防疫是超前部署,日本却慢半拍,因为日本一开始就轻敌,轻忽武汉肺炎的严重性。

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爆发后,多位日本传染病专家说,武汉肺炎致死率约0.6%至2%,比一般的流感致死率0.1%多一点,但远低于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 SARS)10%的致死率;反观台湾政府,一开始就对民众高声疾呼防疫视同作战,提高人民的警觉心。

日本在1月16日传出第一起确诊病例,是一位30多岁从武汉返回日本的中国籍男性,25日首度传出日本人确诊,是一名60多岁的巴士司机,这名司机2月3日曾载过一名随钻石公主号邮轮返回横滨港的确诊香港民众。从邮轮确诊者陆续下船就医起,日本民众天天听到确诊人数增加的新闻。

法令权责不完备官僚无所依

日本这次在防疫上动作太慢的原因之一是法令不完备,日本的官僚没有法律依据不敢做、不知如何处理。日本政府2月7日将武汉肺炎定为指定传染病,接着政府依法可以强制患者住院,也可以限制工作。

例如发生外国观光客因为要负担医疗费用而拒绝住院治疗等情况时,日本政府可以用国家经费来负担相关费用,让外国观光客可以接受住院治疗。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月25日召开因应武汉肺炎的防疫小组会议,敲定患者收治、强化医疗机构及企业团体防疫措施等基本方针,有了这些方针,官员才知如何做事。

曾写过医疗书籍的日本作家山冈淳一郎在媒体发表文章表示,安倍的政治判断太强势,造成指挥命令系统紊乱」,而「医疗素人」背景的政治人物及首相官邸的官僚在意的是支持率、举办东京奥运,决策的根据、研讨的过程都不清楚,很多事是黑箱作业。

山冈认为,日本有必要像美国一样成立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

曾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揭发内部没管控、导致疫情扩散的神户大学教授岩田健太郎2月20日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的记者会上就表示,日本需成立一个因应传染病可做决定的独立体系,成员一定要是专业人士,且获得充分授权并具独立性。

日本公共卫生专家、伦敦国王学院(KCL)人口健康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pulation Health )所长涩谷健司就曾说过,日本基于国家安全保障的观点有必要成立CDC,CDC的概念基本上与军队一样,作战的对象是传染病和全球规模的健康议题。

东奥影响大忧医疗体系崩溃筛检少

日本政府在防疫工作上被批评慢半拍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举办东京奥运,导致病毒筛检数偏少。3月1日至21日之间每日平均筛检件数不到1000件。也有人指出,日本之所以筛检少,是考虑到可收容确诊病患的医院病床不够,忧心医疗体系崩溃。

日本医学专家、东京大学及美国芝加哥大学名誉教授中村佑辅在日媒投书指出,日本对病毒筛检不能保持鸵鸟心态,包括传染病在内,不论任何灾害、天灾,要能正确掌握情况才能提出正确的对策,如果是为了防止医疗体系崩溃而刻意压低数字,那是不科学的。

在东京奥运方面,受到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影响,3月24日晚间安倍晋三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通电话,提议延后一年举办奥运,巴赫同意,IOC召开执委会同意延期。东京奥运因疫病而延期,创奥运史上首例。

过度倾中要观光财边境阻绝慢半拍

此外,过度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也使得安倍被批评防疫动作起步太晚。安倍希望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春天来日本进行国是访问。贵为国宾的中国国家主席访日堪称日本10年一度的外交大事。

原本日本政府希望藉由邀请习近平访日,开创新时代的日中关系,拟制「第5份政治文件」。

今年一月,访日的中国观光客比去年同期增22.6%,约92万4800人。安倍被批评是为了赚中国客的观光财以及营造中日关系友好气氛,造成防疫工作慢半拍。

直到3月5日,日本境内确诊病例有1036起。眼见再过4个月多就要开幕的东京奥运可能因疫情扩大而办不成,且民怨高张,迫使安倍不得不加强边境管制。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随后宣布,当务之急是防疫,中日双方磋商后决定习近平访日一事延期。

就在菅义伟宣布此事的3小时后,安倍在防疫对策本部会议上决定,为了加强边境管制,将针对来自中国及韩国的入境者实施为期两周的隔离措施。4月初,安倍宣布禁止包括中国全境、台湾、韩国、美国等73国的外籍人士入境。

日本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国会对策委员长安住淳就直言,「安倍就是顾虑到中国,才使得边境管制措施做得太慢」。

日人眼中对比台湾防疫专家领军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台湾防疫有成,受到日本等各国媒体报导,包括政务委员唐凤与民间业者合作推出的口罩地图网路平台,日媒以「别人的IT大臣是38岁天才,我们的是70多岁老人(科技大臣竹本直一)」做比较。

日媒也报导副总统陈建仁于17年前带领台湾对抗SARS,并以「台湾铁人大臣人气沸腾」为题,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

有熟知台日事务的日本人就表示,台湾防疫速度所以快,是因为位居要津的人都是专业人士,真材实料,不像日本的大臣是国会议员,有的是因酬庸性质、派系分配才被赋予大任,但其实不具专业知识。

不过,看在日本人眼中,台湾可以依据传染病防治法实施重罚、健保卡实名制购买口罩等,感到很惊讶,认为这牵涉人权、个资等问题。

在日本,就连首相安倍吁请民众、业者尽量不要办多人聚集的大型活动、吁请全国高中以下学校停课,就被质疑法律依据为何?

疫情延烧警告起日人温水煮青蛙

日本3月20日起有3天连假,东京上野公园赏樱客人山人海。眼见疫情扩散,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出警告说东京可能「封城」。之后她也举行紧急记者会,呼吁民众平日尽可能在家工作,晚上少出门,周末如果不必要、不急的事,尽量少出门。

即使小池的警告言犹在耳,但在东京闹区涩谷、新宿,电车、地铁还是可以看到不少人来来往往,甚至没戴口罩。因为不论是安倍或小池的呼吁,只是吁请民众自我克制,不具强制力。

到目前为止,包括日本医师会、部分在野党要求安倍赶紧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但安倍说:「就是不希望采取强硬措施,要求封城、强制禁止民众外出、令民生必需品以外的商店歇业,所以才吁请民众自制。」

日本财团会长(竹世)川阳平认为,面临武汉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为了防止疫情扩大,印度、加拿大等国都采取严罚措施,若日本官方只是「吁请」民众自制的话,「民众缺乏抗疫决心,情况就如同温水煮青蛙」。

「民众在权利意识与义务感之间的取舍欠缺平衡是二次大战后日本社会的特征」。他说,从电视上看到东京涩谷街头有年轻人受访时笑着说:「反正感染到也没什么大不了」,这让他感到这样的年轻人对自己可能传染病毒给别人的意识实在太薄弱。

他指出,武汉肺炎肆虐的世界正面临经济体系崩毁的危机。二战后历经75年,一直享受和平的日本可谓国难当头,世界一定会大改变,除了政府应该做好领导之外,民众也应有自己守护自己的心,必须摆脱温水煮青蛙的状态。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