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苹道:日本内阁与记者的「单挑」风波(许仁硕)

2019年03月27日

来源:苹果日报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固定会在每周一至五的上午与下午,各举行一次记者会,发布、回应重大政策。所谓官房长官,相当于内阁的秘书长,是仅次于总理,统筹整个内阁的要职,也同时负责对外发言。

记者会应该问什么
日本各部会的官方记者会,多半是由该部会的记者联谊会主办,但官房长官记者会则例外由官房自己主办。而从2017年以来,官房长官菅义伟与《东京新闻》记者望月衣塑子,屡次在记者会上针锋相对,气氛火爆,被外界称为「单挑」。而官方意图动用记者会的主办权限对付望月,更引爆了一连串针对新闻自由的论争。
望月原本是《东京新闻》社会线的记者,在2017年7月自愿改跑政治线的官房长官记者会。望月迥异于传统政治线记者,不仅发问相当尖锐,更经常举出具体批判意见,要求政府正面回应,引起了广泛注目。望月的理念是,积极地把被忽略的民间「异见」带到镜头之前,也是记者的职责之一。
在望月上任后不久,就有媒体引用不具名消息来源,批判这种采访方式根本是「来乱的」。而内阁也行文《东京新闻》9次,要求报社约束望月的行为,不要再口出缺乏事实根据的批判,以免混淆大众视听。《东京新闻》则以专题报导回应,望月的发问经查证后都有一定依据,且官房长官也大可当场澄清、反驳。
在屡次行文未果,又不便驱逐大报记者下,对于望月的尖锐提问,官房长官数次以「没有必要回答你」、「下一个问题」、「这不是让你讲话的地方」直接拒答,反感溢于言表。司仪也会拿麦克风复诵:「请赶快提问」、「请简短」,干扰望月发言。
最近内阁更行文记者联谊会,「拜托」联谊会「正视、处理某记者的不实发言」,还声明「绝无干涉新闻自由之意」。联谊会虽未有具体动作,但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摆明干涉采访自由的做法,引发媒体工会在上周发动约600位会员,至总理官邸前高喊「捍卫知的权利! 」表达抗议。

新闻自由谁来界定
目前望月俨然成为「反安倍」的代表人物之一。但撇开对政权的好恶,不少媒体人认为记者仍须跟采访对象保持一定关系,而记者会应以问出官方说法为目的。记者该做的批判,是进一步检证官方说法,写成报导,而不是在记者会上跟采访对象对抗。
但另一方面,就算采访方式真的有争议,也不代表政府能以拒答、干扰、行文等方式对记者施压。毕竟与政府立场相左的意见,并不等于「不实」,更不代表政府可以禁止相关提问。此例一开,形同承认政府有权筛选、驱逐记者,恐造成广泛的寒蝉效应。
在双方各持己见,加上各方各依政治立场选边站之下,「单挑」恐将持续上演。
坦言之,各国媒体采访的文化、惯例各有不同、利弊,也可能会随着时代变迁。但无论如何,新闻自由界线的界定,实不宜操之于受监督的政府手上。与此同时,报社与媒体团体在受到批判时,是否能够善尽对内自律、对外抗压的职责,争取社会大众的支持,才是解决僵局的关键。

日本特派员
作者为北海道大学法学研究科博士生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