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佩芳/最难跑的新闻日本棒球

2019年04月16日

来源:udn

2017年6月阳岱纲披巨人战袍首次在东京巨蛋出赛,记者申请采访规矩繁琐,且只能使用三垒区客场球队摄影席。东京记者蔡佩芳/摄影

聊聊棒球的两三件小事。

日本棒球始终是台湾球迷的热门话题,除了球迷关注「大王」王柏融在日本职棒的发展,「安打制造机」铃木一朗宣布退休,也是大新闻。

关卡重重外媒像打游击

2017年亚冠赛在东京开打,联合记者会上狭小会场挤满三国媒体。东京记者蔡佩芳/摄影

对多数驻日记者来说,采访棒球是数一数二的难题之一。除去照片千中选一(拍了一千张仅一张有焦)的考验之外,采访过程关卡重重。每个球团都有专属记者组织,成员仅限日媒,如同「打游击」般的外媒,每一次的采访,都要事先提出申请,球场里供记者使用的资源,如记者室,是无法进入的。

有些球团比较亲切,当郭俊麟在西武狮最活跃时,台媒去得频繁,前一日才告知公关都没有问题,可以使用公关室外的桌椅写稿。王柏融因为正炙手可热,北海道火腿一概谢绝个别采访,欢迎记者在赛后联访。

东京巨蛋只能从三垒摄影

名门东京读卖巨人队规矩繁琐,至少要提前三个工作天提出申请,一并提出采访题纲。申请东京巨蛋单次采访的媒体,只可以使用三垒区客场球队的摄影席,要等日媒入座后,才能挑拣空位使用。

访阳岱纲球场一等12小时

台湾旅日棒球好手阳岱钢。东京记者蔡佩芳/摄影

阳岱纲披巨人战袍首次在东京巨蛋出赛,正好是他的第一千场比赛,巨人队受理采访申请,要求记者中午就要到球场,因为不能确定阳在练习前、练习后、赛前或者赛后受访,一但错过便视同放弃,巨人队保留当日不受访的可能。为了等候阳岱纲受访的机会,在球场一待将近12小时。

尽管是台湾选手接受台媒访问,问答一概使用日文。曾有从台北派来记者中文提问,阳岱钢未等翻译自然地以中文回答,让巨人队公关气得跳脚,此举破坏双方约定,未来考虑不再受理这家媒体申请。

名队巨人记者多规矩也多

在场边与专责巨人队日媒记者聊天才知,各日媒配置在巨人队记者人数,比其他球队多,总数可能超过百人,光是读卖新闻旗下系统就至少20人,巨人队如果没有立下特别多规矩,很难维持秩序与和谐。

日本媒体往往也只能在场边守候,待球员抵达时打声招呼,练习后的空档聊聊几句。对于明星级的球员,为了经营关系掌握第一手消息,报社还会安排一对一盯哨。遇到个性亲切随和的选手还与记者开玩笑聊天,但遇到难搞的选手,便让人伤透脑筋。

除了阳岱纲,「大王」王柏融的表现也受球迷关注。东京记者蔡佩芳/摄影

铃木难搞与球技齐名

铃木一朗年轻时,在媒体圈就是出了名的难相处,难搞与球技同样出名。他自律甚严,对周边人要求也高,有时会故意考记者,测试记者是否用心,被他认为不够专业的记者,很难从他的蚌壳嘴挖出一句话。对于表现不佳、不够认真的队友,也不掩饰自己的不满。当一朗在退休记者会谈到自己缺乏人望,不可能转任教练时,不少资深记者露出可以理解的反应。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