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关根首秀2:23 日本8人进2:30

2018年03月14日

来源:新浪体育

资料图。

3月11日上午举行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是日本2020年奥运选拔赛(MGC)第一个达标赛季的收官战,也是今夏雅加达亚运会的日本预选赛。

截至赛前,日本男子已有13人获得选拔赛入场券,但女子仅有3人出线。

名马这场世界上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女子马拉松——2015、2017日本女子年度最好成绩均诞生于此,是否会出现多人跳上“赛季末班车”的局面呢?

强大阵容

据日本跑步新闻网分析,从理论上看,这一可能性确实存在;名马之所以屡创佳绩,是因为它的赛道、天气和精英阵容均有利于出成绩。

将于2019年下半年举行的日本奥运选拔赛,女子入围门槛如下:

一)进2:24:00者,直通;

二)进2:28:00者,必须跑进日本前三;

三)进2:27:00者,日本前六即可。

这次具备进2:28的东道国高手人数不少,而外国高手的水平和人数,也足以起到刺激鞭策作用。

本届名马的国际精英实力,几乎和今年东京马拉松不相上下:
进2:21的肯尼亚人卡布(Lucy Kabuu)和杰梅里(Valary Jemeli);

埼玉马拉松冠军、同样来自肯尼亚的切耶奇(Flomena Cheyech);
全马2:24的埃塞俄比亚人阿塞法(Meskerem Assefa),她曾两度入围奥运会1500米比赛。

在10名东道国特邀选手中,多达8人的PB都是在名古屋女马创造的,包括近三年跑出2:22至2:23的此役日本三强:

前田彩里(大发队)2:22:48(2015);
小原怜(天满屋)2:23:20(2016);
清田真央(滨松铃木)2:23:47(2017)。

紧随其后的,是两年前在这里跑出2:24:38的岩出玲亚(Dome)。以上四人均有实力问鼎日本前三。

另四名选手近年曾跑进2:28:
竹地志帆(山田电机)2:25:29(2016名古屋);
田中花绘(资生堂)2:26:19(2017大阪季军);
沼田未知(丰田)2:27:27(2016名古屋);
下门美春(Nitori)2:27:54(2017名古屋)。

加藤岬(九电工)去年在防府首战就以2:28:12夺冠,野上惠子(十八银行)的水平也很接近:2:28:19(2015名古屋)。

跑道明星关根花观(日本邮政)是第一次跑马拉松。尽管此前她的最长参赛距离是驿传中的10.9公里赛段,这次却有可能挺进国内三甲,因为她的万米PB达到31:22.92,5000米15:24.74。

此外,还有两名半马高手赤坂よもぎ(Yomogi,明治大学)和谷本观月(天满屋),也选择在名马作为全程首秀。

巾帼大战

上午9时10分,第37届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在名古屋Dome(巨蛋)鸣枪。

今年21915人参赛、19857人完赛的规模,刷新了去年名马创造的女子马拉松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三只兔子(肯尼亚二人,澳大利亚一人)的引领下,由七名选手组成的第一集团,5公里用时17:03,10公里16:48,半程1:11:32——平均配速3:23。

这七人包括埃塞人阿塞法、肯尼亚人杰梅里和切耶奇、埃塞裔巴林选手穆罕默德(Merima Mohamed),以及日本的岩出玲亚、小原怜和关根花观。

两位本土高手前田彩里和清田真央,10公里不到就掉出集团。

到25公里标志前,切耶奇、小原和岩出也掉了下去,只剩三名非洲裔,外加两周前刚满22岁的日本新人关根。

25公里一过,杰梅里开始发力甩开众人。

关根虽然跟不上,却能够逐渐甩掉穆罕默德,接着全力追赶处在第二位的阿塞法。

第25至30公里,领先的杰梅里仅用时16分15秒,分别比阿塞法和关根快17秒和41秒。

但她下手的时机太早了一些。此后5公里,她未能和阿塞拉拉开距离,到38公里还被对方追上。

后者最终以2:21:45夺冠,将PB缩短两分半钟。

关根拼尽全力追赶杰梅里,硬是将过35公里时两人的差距58秒,逐渐缩短到19秒,可惜最终还是未能追上。

岩出也追上穆罕默德,第四个过线。在体育场的最后直道,她险些被从第二集团追上来的野上超越。两人的完赛时间分别是2:26:28和2:26:33。

以上日本前三名都跑进2:28,从而到手奥运选拔赛入场券。

她们后面的三名本土选手必须跑进2:27才能入围,可惜成绩最好的田中也只是2:27:40。以下是MGC最新入围女子选手名单。

在今夏的亚运会和8月的北海道马拉松之前,其他日本女选手如想入围,只能在海外赛事中跑进2:24:00,或者两场比赛平均成绩达到2:28:00(川内优辉是迄今唯一凭两场的平均成绩入围者)。

这次共有8名日本选手跑进2小时30分。相比之下,去年中国女子进2:30者一个也没有!

同为22岁的关根和1月大阪马冠军的松田瑞生,首秀分别跑出2:23和2:22的惊艳成绩。不过她们有必要引以为诫的是:日本女子新秀要保持高水准并不容易。

例如去年在名马以2:21:36打破日本首秀纪录并夺得亚军的安藤友香,在伦敦世锦赛表现平平,今年大阪也只跑出2:27:37。

“前新秀”小原怜和前田彩里,这次成绩同样只有2:27:44和2:30:54。

尽管如此,日本女子马拉松每年都能源源涌现出进2:24的年轻新秀,两年后该国在东京奥运会的表现非常值得期待。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周涛_HS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