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怨之始》剧评:翻炒N次仲猛鬼!1文睇清日本怪谈片灵感边度嚟

2021年01月26日

来源:香港01

2000年,《咒怨》(录影带版)横空出世。随著作品的广泛传播,从楼梯上爬下来的伽椰子,不知成为了多少人的噩梦。然后,这一系列蓬勃发展,从最早的两部录影带版始,到今年《咒怨4》(美版)播出,《咒怨》已有近十部衍生作。伽椰子也成为最经典的女鬼角色之一。

二十年后,伽椰子终于迎来了新姐妹。由Netflix出品的6集惊悚日剧《咒怨之始》(呪怨:呪いの家),已于7月3日全网上架。该剧由《野性之旅》、《你的鸟儿会唱歌》导演三宅唱执导,高桥洋、一濑隆重担任编剧,前者曾操刀《午夜凶铃》,后者是原版《咒怨》的制片人。

Netflix出品的6集惊悚日剧《咒怨之始》(呪怨:呪いの家),已于7月3日全网上线(豆瓣截图)

与以往作品不同,《咒怨之始》并不像美版《咒怨》一般,搞了个简单的「美利坚鬼行记」,而是以全新的人物,讲述全新的故事。在这6集中,熟悉的伽椰子没有了,恐怖的「狗行式」不见了,连来一个死一个、逐个点名暴毙的诅咒操作,也换了种新形式。

可以说,Netflix版的《咒怨之始》,更像是一部披着《咒怨》外衣的悬疑式惊悚片,纵然剧中依旧存在着杀不死的怨灵和陆续被「点名」的普通人,但背景中频繁出现的社会事件、不同怨灵的诞生原因以及看起来不那么恐怖的故事,都表明了这版《咒怨》的不同。

换而言之,《咒怨之始》似乎并没有给到意料之外的惊喜。对喜好日式恐怖的观众来说,这部剧总归是令人失望的。但倘若愿意接受,这部「非典型咒怨」仍值得一看。

《咒怨之始》精彩剧照:

被社会议题裹挟的怨灵

Netflix热衷鬼怪题材,早已是个不争的事实。讲述传统鬼屋故事的《阴宅异事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描摹超自然现象的《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刻画驱魔人体系的《莎宾娜的惊栗奇遇Chilling Adventures of Sabrina》,处处弥散着宗教和哲学味道的《暗DARK》,以及将历史剧拍成僵尸片的《尸战朝鲜킹덤》…每部都能吓人一跳。用来开辟日剧市场的《咒怨之始》,自然也不例外。

某种程度上,这部剧与《阴宅异事》稍显类似,同样讲述的是鬼屋故事。原版《咒怨》中,鬼屋之所以恐怖,在于「法力无边」的伽椰子,能够凶残虐杀闯入屋中的每个人。而这部剧的主角,则是一座鬼屋。不过,此鬼物非彼鬼屋,是屋有法力,而非鬼有法力。

 

《咒怨之始》围绕着多起发生在「诅咒之家」中的可怕事件展开(《咒怨之始》剧照)

《咒怨之始》围绕着多起发生在「诅咒之家」中的可怕事件展开。艺人本庄遥香因夜里总会在家听到脚步声而困扰,于是求助于在综艺节目中认识的灵异学者小田岛泰男,故事由此揭开序幕。该剧叙事颇为复杂,从1952年一直讲到1997年,时间跨度40余年。

剧中总共出现了6个年份,分别是顺序讲述的1988年、1994年、1995年和1997年,以及作为背景交代故事的1952年与1960年。每一个年份,又分别对应着相应的社会事件。比如1988年的绫濑水泥案、1995年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等,交织在鬼屋的主线中,颇有日本社会派推理悬疑剧的味道。与现实的契合,也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作品的惊悚度。「自留地」,也是Netflix的通用套路。

推理悬疑剧与现实的契合,也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作品的惊悚度(《咒怨之始》剧照)

Netflix「落地」华语剧时,表现平平的《罪梦者》就携带了这一基因。《咒怨之始》中,关乎社会的反思性已然将《咒怨》原本的恐怖性彻底覆盖,怨灵本由无谓暴力产生,而该剧的暴力实则弥漫了整个社会。漂亮的转校生初来,就被同学骗去鬼屋强奸了;妻子与多年未见的老情人相遇,竟愿出轨为他产子、甚至还下毒谋害自己的丈夫…颇为震撼。

不过,过分批判社会现实,也弱化了《咒怨》的恐怖初衷。诞生于千禧年的伽椰子,以一种全无敌手的暴虐手段,用一条条人命组成了黑暗漩涡。透过这一漩涡显露的,实则是90年代日本经济破产后社会上的绝望情绪,以及那些被「伽椰子」捆绑无法挣脱的平凡人。

《咒怨之始》中,关乎社会的反思性已然将《咒怨》原本的恐怖性彻底覆盖(《咒怨之始》剧照)

而等到2020年的《咒怨之始》,这种社会情绪明显更进了一步。与当年的全然不可知不同,如今的大环境更加敏感却又更加理智。基于这一前提,三宅唱加入的悬疑元素,或多或少破坏了那种未知性,剧中的「怨灵」也就不再是以往的「纯粹」冇脑屠杀者了。

日式恐怖片也需要创新

一般来说,国内观众最熟悉的日式恐怖片,通常分为怪谈片和怨灵片两大类型。这起源于日本特有的「多神」、「御灵」信仰,风靡于本土文化之中。怪谈片是最原始的日式恐怖类型片,小林正树1964年执导的《怪谈》算得上是执牛耳者。所谓「怪谈」,意指「含鬼神元素的漫谈」,与中国古代的「鬼话」相似。

怪谈片是最能代表日本美学的恐怖片。一部怪谈片通常由几个短故事组成,甚少出现欧美恐怖片中断头、截肢等暴力镜头。它多以日本古代为背景,通过诗化的镜头语言和漫谈式的叙事方式,展现彼时的怪异文化,于恐怖之中传递给观众凄美迷幻的视听体验。

相比起怪谈片,或许日式怨灵片更为观众熟悉(《咒怨之始》剧照)

相比起怪谈片,或许日式怨灵片更为观众熟悉。它来源于日本独特的「御灵」文化。所谓「御灵」,意为「含冤或非自然死亡人化成的怨灵」。和中国或善或恶的「鬼」不同,日本的怨灵没有灵魂、没有自主意识且不可被杀死。它们只为复仇,经常滥杀无辜,是纯粹恶的体现。也正是由于设定的独特,《午夜凶铃》、《咒怨》等一系列日式怨灵片才如此经典。

和唯美空寂的怪谈片不同,怨灵片多以诡异阴冷的视听效果,营造令人心惊胆战的感觉。《午夜凶铃》中贞子那一头遮住正脸的长发,《咒怨》中伽椰子惨白流血的面孔,《鬼水怪谈》中像蜘蛛一样爬行的美津子,加之经久不散的诡异电话铃声、厕所马桶的抽水声、金属齿轮的摩擦声以及出其不意的脚步声,常常能将日式怨灵片的恐怖气氛推向顶点。

怨灵片多妇孺。身为弱者的妇孺被霸凌、压迫,故而化身为怨灵来反抗、复仇,能赋予观众强烈的震撼体验与冲突快感(《咒怨之始》剧照)

怪谈片多武士,怨灵片多妇孺。身为弱者的妇孺被霸凌、压迫,故而化身为怨灵来反抗、复仇,能赋予观众强烈的震撼体验与冲突快感。所以,怨灵片中几乎不见「男鬼」的身影。只不过,在《咒怨之始》中,这一情况被打破了。虽然整片依旧是女鬼作祟,但男鬼也不在少数。甚至,剧中还有为虎作伥者的存在,通过撰写小说与低价销售,引诱合适的人选前往鬼屋,使其变成初代「怨灵」的一部分,为初代「怨灵」提供更多的力量来复仇。

比起昔日的日式怨灵片,Netflix版的《咒怨之始》无疑算得上是一种开拓创新。悬疑推理元素的注入,jump scare(指从黑暗的画面深处突然冲出来的鬼怪式惊悚)的减少,以及人之凶恶远胜于鬼的设定,都可以视为一种合理试水。这种试水或许不甚合理,或许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对于如今的日式恐怖片来说,都是值得的。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