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诺贝尔文学奖给了一个“日本人”!但又不是村上春树…

2017年10月07日

来源:新浪

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获得这一荣耀!

文学院的颁奖理由为:

“”Who, in novels of great emotional force, has uncovered the abyss beneath our illusory sense of connection with the world”

他的小说具有强大的情感力量,揭开了存在于幻想中的地狱面与现实世界的联系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7年10月5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将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英国作家石黑一雄。按照惯例,诺贝尔文学奖都是在每年10月的第二个周四揭晓,一般都在10月10日左右,有时候也会因为瑞典学院评委们对最后结果有分歧,导致揭晓时间延期。所以,2017年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最早的一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折合约740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奖金多出100万瑞典克朗。

石黑一雄: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之一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

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留痕》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2015年3月,石黑一雄出版了十年来首部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这部被媒体赞为“颠覆了西方奇幻文学既定模式”的小说一出版就得到了各方好评。

《被掩埋的巨人》创作过程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但与许多颇受期待的文学新作不同,这不是一部壮丽的史诗,会讲述跨越一个世纪的烽火连天;也不是一篇对他个人经历的精心拼合与再叙述。对这则娓娓道来却感人至深的故事,作者自己给出的判定是“寓言式的”。

《被掩埋的巨人》故事发生在公元500年前后,亚瑟王时代的不列颠,那是一段我们知之甚少的历史时期。小说讲述一对年迈的夫妻希望寻回他们失落记忆的经历,与此同时他们和他们的邻居却似乎全都染上了一种群体性的失忆症。

男女主人公艾可索和比特丽丝获准离开他们生活的村落,踏上了路途,一路上先后遇到了一群嗜血的精灵:一头曾经凶残无比、如今年老体衰的巨龙;一位充满激情、胸怀复仇烈火的武士;还有一名倔强的船夫,将旅人们渡往伊甸园般的神奇乐土。很快,他们从垂垂老矣的高文爵士(就是《高文爵士与绿衣骑士》中的那位高文)口中得知,巨龙那附了魔的吐息就是这记忆迷乱的源头。

抛开奇幻的情节设定,石黑一雄将他的小说称作是一则“放大的隐喻”,探讨的是社会记忆以何种方式运作:不论是一个试图忘掉一场战争的民族,还是一对努力回忆他们香艳初会的夫妇。

尽管在许多之前的作品中探讨了个人记忆的复杂性,石黑一雄还从未尝试在社会层面上直面记忆对我们的影响。“我希望人们能够领会到记忆与欲望是何等难以把握的问题,”他对《赫芬顿邮报》如此说道。“我希望强调人类所身处之困局的复杂性。”

Kazuo Ishiguro

石黑一雄,日裔英国小说家。1989年凭《长日留痕》获英国“布克奖”,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被掩埋的巨人》是石黑一雄自2005年《别让我走》之后出版的首部长篇小说。

开奖前,村上春树又双叒成为博彩公司的诺奖热门

与以往几年一样,人们关注的不是谁得奖了,而是村上春树又一次“陪跑”了。

差不多近十年来,村上春树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门,2010年以来更是每年都位居诺奖赔率榜前列,文学爱好者以及博彩公司都很看好他,他的粉丝也每年都在准备“如果今年得奖了怎么庆祝”。

对博彩公司来说,诺贝尔奖不是科学盛宴,而是一门生意。各大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表,正在成为媒体和吃瓜群众一窥这一神秘大奖的窗口。

如果你常年关注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你会发现,今年的榜单跟去年、前年乃至大前年,都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村上春树依然是获奖的大热门

比如今年赔率榜排名前十的作家,“千年陪跑王”村上春树自不必说,恩古吉(Ngugi Wa Thiong\’o)、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奥兹(Amos Oz)、阿多尼斯(Adunis)都是老面孔了。

对村上春树本人来说,每年都是文学奖大热门,每年又都与诺奖擦肩而过,肯定是既无奈又心塞。

他在今年1月出版的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写道:

一旦落选,就有许多人赶来看我,对我说:“这次太遗憾啦。不过下次绝对能得奖。下部作品请好好写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每个人心中最好的村上春树都不同

村上春树在日本、中国、亚洲,乃至全世界的超高人气是毋庸置疑的。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他的“青春三部曲”(《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海边的卡夫卡》《舞舞舞》《1Q84》等作品均深受读者喜爱。

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市至2010年在日本畅销一千万册,国内简体版到2004年销售总量786万,引起“村上现象”。

村上春树是一位跑步爱好者,每天跑10公里,迄今已经跑了30多年,并且每年至少参加一次全程马拉松。

村上春树的经典作品之多,让喜爱他的读者很难整齐划一地回答出他的代表作品。读者们对村上春树的喜爱也略有不同。

谈起村上春树最好的作品,知乎网友@海盗温柔 就给出了与多数人不一样的答案:“做为一个跑者,我能说《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吗?不是小说,但却是最真实的村上。”

2017年2月24日,村上春树时隔七年发售新作《杀死骑士团长》,作品中揭露了侵华日军的暴行。他在接受《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等多家日本主流媒体的采访时表示,试图忘记或者涂改历史的行为都是错误的,作为一名小说家,他希望用“讲故事”的方式进行对抗。

日本读者抢购《杀死骑士团长》。来源:信报网

近十年,他们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1901年至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累计颁发了109次 ,共113位作家获此殊荣。

以下为最近十年的历届获奖作家,以及他们的代表作。

他们的作品具有超越时代的永恒价值。

2016年

得主:鲍勃·迪伦

代表作:《像一块滚石》《答案在风中飘荡》

获奖理由:为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带来了全新的诗意表达方式。

2015年

得主: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女)

代表作:《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

获奖理由:多样声音的作品,一座记录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的纪念碑。

2014年

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代表作:《暗店街》《星形广场》《青春咖啡馆》

获奖理由:他用记忆的艺术展现了德国占领时期最难把握的人类的命运以及人们生活的世界。

2013年

得主:艾丽斯·芒罗(女)

代表作:《快乐影子舞》《逃离》

获奖理由:当代短篇小说大师。

2012年

得主:莫言

代表作:《红高粱》《丰乳肥臀》《蛙》

获奖理由:用幻觉现实主义写作手法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2011年

得主: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

代表作:《十七首诗》《途中的秘密》

获奖理由:通过凝炼、透彻的意象,为我们提供了通向现实的新途径。

2010年

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代表作:《绿房子》《世界末日之战》《城市与狗》

获奖理由:对权力结构进行了细致的描绘,对个人的抵抗、反抗和失败给予了犀利的叙述。

2009年

得主:赫塔·米勒(女)

代表作:《呼吸钟摆》《河水奔流》《行走界线》《狐狸那时已是猎人》

获奖理由:兼具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率直,描写了一无所有、无所寄托者的境况。

2008年

得主:勒·克莱齐奥

代表作:《战争》

获奖理由:展现了新的起点、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狂喜;作为探险者,发掘了隐藏于主流文明底部和外部的人性。

2007年

得主:多丽丝·莱辛(女)

代表作:《金色笔记》

获奖理由:她用怀疑、热情、构想的力量来审视一个分裂的文明,其作品如同一部女性经验的史诗。

2006年

得主:奥尔罕·帕慕克

代表作:《我的名字叫红》

获奖理由:在寻找故乡的忧郁灵魂时,发现了文化碰撞和融合中的新象征。

诺贝尔文学奖“遗珠”榜:村上春树领跑,托尔斯泰、契诃夫等在列

每年到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之时,都无法避免有关诺奖“遗珠”的讨论。从托尔斯泰、易卜生、哈代、契诃夫、卡夫卡、高尔基、左拉、乔伊斯等文坛名家,到仍活跃在赔率榜上的多位当代著名作家,都与诺奖无缘。

在这些“遗珠”中,最常被提起的就是村上春树了。29岁以《且听风吟》声名鹊起,几年后《挪威的森林》风靡全球,多年来,村上春树在诺贝尔文学奖各大赔率榜上,都无一例外地处于前列位置。然而,他却一次又一次地与诺奖失之交臂。

上世纪末,米兰·昆德拉以《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等作品为世人所熟知,在许多国家一次又一次地掀起了“昆德拉热”。昆德拉曾多次获得国际文学奖,并多次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但直到目前,也尚未被授予这一光环。

米兰·昆德拉。他的代表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更被不少人奉为经典。

另一位公认的诺奖“遗珠”是以色列作家奥兹。他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奥兹发表了多部小说,被翻译成50多种文字,曾获包括德国“歌德文化奖”、西语世界最有影响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弗兰兹 卡夫卡奖等多个奖项。

此外,被誉为“文学活神话”的美国作家菲利普 罗斯、中国诗人北岛同样常常被看作获得诺奖的热门人选,不过,由于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刚刚颁给了美国人,中国作家莫言也在5年之前获得了诺奖,他们的“遗珠”历程可能仍将持续下去。

诗人北岛

粉丝:村上春树已经不需要奖项来证明自己了

曾经有句坊间笑谈:村上春树的诺贝尔,小李子的奥斯卡。

在陪跑22年之后,2016年,“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终于凭借《荒野猎人》首封奥斯卡影帝,如愿拿下小金人。

小李子终于圆梦,村上春树的诺奖之路却每年都看似即将撞线,却总也遥遥无期。也许,明年此时他又将上一次头条,继续“陪跑”下去。

不过,“文学奖做得再好,不如文学好”。没有获得诺奖的巨匠不少,他们的作品依然流芳后世,风姿不减。

无论得奖与否,村上春树在我们心中的地位都不会改变。正如一位粉丝说的:“村上春树已经不需要奖项来证明自己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怡_HS1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