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常准”CEO郑洪峰:只做时间的生意

2017年07月25日

来源:日经中文网

编者按:最近提供航班延误状况的APP“飞常准”,在旅游业的APP中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下载量已经超过1亿次。被携程等大型企业垄断的中国旅游业网站似乎出现了松动。日本经济新闻日前采访了运营“飞常准”的安徽飞友科技有限公司CEO郑洪峰,并汇总了采访内容。

“飞常准”CEO郑洪峰: “飞常准”只做时间的生意,时间是将来所有人最稀缺的,怎么帮大家节省时间,就是我们的价值。比如,我的亲身经历,合肥来北京,有两个航班,差一个小时,买哪个航班能准点到达,我被坑过,选择错误的航班,延误多花了4小时,另一个航班准点到达。这就是价值,哪怕机票比较贵,哪怕额外收取费用,比如说1000块钱买你一个小时,就要衡量,有没有必要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时间是最宝贵的。

一般的售票信息只能看到出发时间、机型、票价。“飞常准”则会进一步提供哪个航班能第一时间的到,由客人自己决定购买更便宜的还是更快更准点的航班,我坚信会有这个需求。我们通过精算,民航的准点率是在逐渐提高的,通过精算,我们可以做到只要是“飞常准”的会员,延误2小时以上,就可以赔付1000-2000块钱,把时间和金钱挂钩。

中国主要是发展太快,去年兰州机场旅客增长36%,全世界都是罕见的,航班延误问题不是因为管理差导致的,大家都很努力的,但还是产生很多延误。从我们自己本身来讲,10年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时刚有苗头,我们自己创业的公司叫做民航资源网,行业内的一个媒体,市场太小,只做民航业内,想拓展与旅客相关的部分,OTA(“在线旅行社”、例如携程)又不能去做了,就围绕我们自己所擅长的,航班延误,航班运行数据。我本身在空管工作了16年,有一些资源,促使我们想把航班数据透明化,花了10年功夫做这个事情,在前几年我们做出了转型,航班不能让他一直延误,我们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正好现在有很好的的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都可以新一次的产业革命,我们可以帮助机场,帮助空管,把他们的运营效率提高起来,经济增长跟不上步伐的时候,我们就要用技术去解决问题。这就是我们创业的初衷。为了获得最快的讯息,联合更多的朋友,不止是空管,机场,航空公司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有一些新的技术,尤其像美国FAA(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提出的ADS-B技术(Automatic Dependent Surveillance – Broadcast),帮助我们对航空的检测,技术是最重要的,以前封闭的数据也在陆续的被开放,我觉得将来的数据获取不是什么难事,竞争的领域是对数据的分析。再一个手段是通过物联网,通过跟机场深入的合作,了解每一个细节花费的时间,这个不是在每一个机场都可以快速的铺开的,需要一家一家机场去谈。有一位同事在参加新技术发布会,以前感觉跟发达国家的差距特别大,今年发现中国甚至已经超过一点,比如说亚马逊提出的云,几年前中国就在用,比如微软发布的HoloLens,3D眼镜,我们去年就展示过,比如移动支付,中国早就被支付宝,微信的QR码所取代,所以我们觉得,我们的发展不仅是客运量,吞吐量,更重要的是中国整个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

创业与创新

机场资源数据化,机场管理乱就是没有统计基础的数据,中国人最擅长的踏实的做工作,这是将来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础。中国中层收入人口已经和美国总人口数量相当,这个规模特别大,内需拉动起来也会特别大,倒逼机场的改革,以前机场很慢,机场迫切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利用刚才所讲的技术路线来帮助解决。

我们是一个先行者,期望更多合作伙伴进来一起做,中国的机场想成为一个智慧机场,需要各种供应商,包括车载设备包括人工智能的各种供应商,中国好在,所有的产业链条非常的完整,中国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出来的东西,美国很多的最前沿的电子产品,落地还是在中国生产,说明中国有先天的优势条件,中国缺设计,比如小米的手环,工业设计的团队是在硅谷,整个生产销售都是在中国,这就是中国的一个核心优势。中国遇到的问题已经不能向欧美,日本这些老师去学了,是从来没遇到的问题。一个千万级的机场每年增长30%多,全世界都没有。只能靠中国人自己力量去解决。解决的过程就会为世界提供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

“飞常准”也有英文版本,还没有在推,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很快把英文版的APP推起来。

 郑洪峰 简历:“飞常准”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全面负责“飞常准”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1996年,郑洪峰开始从事民航领域的工作,1999年创立民航资源网(CARNOC.com),是民航人经常使用民航资源网。2005年,郑洪峰开始领导建设飞友科技。2007年飞友科技研发航班动态技术,并正式开始航班动态的商业化运营,2009年,推出“飞常准”品牌,经过近10年的发展,“飞常准”成为全球领先的航空数据服务提供商,航班数据实现国内全面覆盖,国际数据覆盖超过84%。“飞常准”成为中国最具价值的科技品牌之一。

创业与创新

机场资源数据化,机场管理乱就是没有统计基础的数据,中国人最擅长的踏实的做工作,这是将来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础。中国中层收入人口已经和美国总人口数量相当,这个规模特别大,内需拉动起来也会特别大,倒逼机场的改革,以前机场很慢,机场迫切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利用刚才所讲的技术路线来帮助解决。

我们是一个先行者,期望更多合作伙伴进来一起做,中国的机场想成为一个智慧机场,需要各种供应商,包括车载设备包括人工智能的各种供应商,中国好在,所有的产业链条非常的完整,中国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出来的东西,美国很多的最前沿的电子产品,落地还是在中国生产,说明中国有先天的优势条件,中国缺设计,比如小米的手环,工业设计的团队是在硅谷,整个生产销售都是在中国,这就是中国的一个核心优势。中国遇到的问题已经不能向欧美,日本这些老师去学了,是从来没遇到的问题。一个千万级的机场每年增长30%多,全世界都没有。只能靠中国人自己力量去解决。解决的过程就会为世界提供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

“飞常准”也有英文版本,还没有在推,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很快把英文版的APP推起来。

郑洪峰 简历: “飞常准”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全面负责“飞常准”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1996年,郑洪峰开始从事民航领域的工作,1999年创立民航资源网(CARNOC.com),是民航人经常使用民航资源网。2005年,郑洪峰开始领导建设飞友科技。2007年飞友科技研发航班动态技术,并正式开始航班动态的商业化运营,2009年,推出“飞常准”品牌,经过近10年的发展,“飞常准”成为全球领先的航空数据服务提供商,航班数据实现国内全面覆盖,国际数据覆盖超过84%。“飞常准”成为中国最具价值的科技品牌之一。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顾程-HS39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發表回覆

※只能添加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