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让人反思「日本就是好」的帝国史遗产

2020年03月16日

来源:上报

中国爆发武汉病毒,以地缘看来,你以为香港和台湾疫情会最严重,但第一波爆发的结果看来,东亚世界的疫情是「近轻远重」,地理和政经联系最多的港台疫情反而较轻,日韩则逐渐变成重灾区。现在香港的染病人数是百多人,台湾则少至数十人;日本已经突破过千,韩国则数千人染病,成为名乎其实的疫区。

在爆发初期,有香港媒体在广东访问民众,一班大妈对着镜头说,不怕,相信党和政府,不怕,口罩都不必戴。不够半个月,中国就大规模爆发,这张截图也成为广为流传的耻笑迷因。也许「相信政府/权威」,就是东亚数地疫情盛衰的关键之一。

香港自然不用说,经过大半年的反送中冲突、搜捕和离奇死亡事件,民众对政府的信赖已经清零。疫情初特区政府放慢手脚,不肯呼吁戴口罩、不断淡化疫情、至死拒绝封关,导致市民恐慌抢购口罩和物资,也有抗争者用气油弹、小型炸弹、放火等方式抗议。民间老鼠拉龟,竟也唤起了全体不信政府而自救的气氛,加上「不信政府」,就减低了病毒扩散的规范。其次是经过大半年社会动荡,中国游客的人数在疫情爆发前已经大减,所以可说是抗争者救了全香港。

台湾主要是跟世卫有关。世卫因为「一个中国」原则,排拒台湾参与已久,但台湾亦因祸得福,因为全面倒向中国的世卫,在疫情初期就不断淡化疫情,导致「相信世卫」的国家全部错失时机。因为长期不能靠世卫,台湾自己的医疗系统就「自主研发」起来,加上选出了较为本土优先的政党,上天还是眷顾台湾。

长期过度美化日本

至于日本就是另一个情况。日本的文化输出,令我们长期过度美化日本。我们想像日本人很清洁企理,又是主权国家,应该挡得住。疫情初期,很多居住在日本的朋友,不断抱怨日本政府和民众毫无防疫意识,也毫无减少中国游客的意识。那时说出来,香港的网友也不相信日本有事搞不好,但实情就是现在日本也要向台湾取「疫情经」。

日本和中国一样,疫情迅速传播,涉及一个文化和体制的问题。日本人合群到一个神经质的地步,不能为其他人带来麻烦和恐慌,是他们的金科玉律。因此每个提出「疫症很严重,要及早准备」的声音,都会被视为为恐天下不乱而抵制。同样的事情,应用在东北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灾难。后来一些揭露福岛核电问题的日本人,也被同胞施压。因为说出来,就是揭一个群体都处理不了的疮疤,在崇尚和谐稳定的社会结构不受欢迎。

至于校园,也听过不少为了保住中国留学生不受打扰而淡化疫情。戴口罩一直没有普及。日本人甚至笨到在Twitter呼吁别人不要讲「武汉肺炎」,认为这样是差别待遇是歧视中国。只能说是经济起飞几十年来,日本民间已经变成毫无有机自发性的巨婴,抱着「和平真好」的信条,无视现实。一般日本人信政府,政府就信世卫,病毒就这样输入。而日本的精神胜利、报喜不报忧、服从上级的文化体制,自然是其中一大推手。

去年年底,我去日本参加一个关于反送中的交流,发现日本人与精神世界动荡不堪的香港人完全不同。他们很少视中国为世界和平的威胁,他们认为美国才是最大威胁,视中国为维护区域和平的重要伙伴。几十年来,日本都没有真正的社运,与政府保持距离的公民社会衰弱,人民信政府,政府信世界秩序(世卫),自然中招;为了保护国体的安保斗争最终熄灭,取而统治日本的亲中、左翼和媚外的世界观。当世卫和中国一心坑你,日本自然毫无免疫力。而且日本还要搞奥运,当然就粉饰太平硬撑下去,会撑到多少人染病而死,尚未可知。

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因为反对安倍的消极政策,积极防疫,大出风头,但也无力回天。(汤森路透)

戳破「日本就是好」的帝国遗产

日本的崛兴和衰落,都与「相信政府」有关。明治维新为何成功而洋务运动失败,一直是东亚史的经典比较题。其中一个关键,明治维新虽然是由天皇名义进行,但实际上是由封建国由下而上推行。洋务运动则受到地方和人民抵制。在江户幕府时期,幕府与诸大名国的关系都是紧张和貌合神离。大名不相信所谓的「中央政府」,偷偷自己和外国做生意、输入外国学问,到美国黑船来临,不少有潜力的大名国经已有了初期的资本主义建设经验和洋学知识,明治维新时早就有地方建设的成功经验。人民相信政府,但明治政府当权者,是地方练历出来的下级武士,不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官二三代。

当时日本人面对外国殖民帝国来袭,迅速反应,相信政府,却刚好押到了宝,押到了有视野和历练的菁英武士,开创了历史的奇迹;由明治维新到二战,前度的地方诸侯和下级武士左右了日本大局,这些人也扮演了「公民社会」对冲政府的避险功能,即使下野,也有方国的乡党支援,有影响力,政府不是绝对的权威;但二战打爆了一切,日本最后保护国魂的努力,也随着安保斗争失败、三岛由纪夫自杀等事件而大致告终。70年代之后日本发大财,政府的控制力变得无远不届,日本人没有改变,仍然相信权威,相信政府,但政府已经不是由下级菁英武士控制,他们不是开疆辟土、具有水浒精神的封建制菁英,而是萧规曹随的公务员。

跟祖宗之训也不是不好,太平无事也应该如此,但一定应付不到突如其来的巨变。日本和中国一样,当脱离封建进入大一统之后,大方向走错了,就很难及时纠正,往往要付出灭顶的代价。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因为反对安倍的消极政策,积极防疫,大出风头,这令人回想一直反对与世界开战的海军头子山本五十六,但举国如此,无力回天是常有的事。

武汉肺炎不只刺破了中国「举国体制最有效率」的神话,或许亦令人重新反思「日本就是好」的帝国史遗产。

※作者为香港青年评论者/作家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