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罩荒安倍政府捉襟见肘

2020年05月03日

来源:经济日报

特派员看世界(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30日专电)台北圆山饭店29日晚间打灯显示ZERO,连4天零确诊病例。当天日本琵琶湖畔一家饭店打灯显示「日本加油」。看日本这次防疫,台湾人也可能心中呐喊「日本加油」。

受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冲击,公共卫生大国、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竟从1月底以来就面临口罩荒。外界看到日本没有强力的防疫司令部,防疫措施慢半拍,连口罩问题都没妥善解决。

日本政府1月28日要求口罩业者赶工增产,并提供补助金让业者增添设备赶制口罩,预估3月可达「月产口罩6亿片」的目标,到了3月又说预估4月可月产7亿片口罩,但「口罩到底在哪里」是许多日本民众内心的大疑问。

鸿海集团转投资的日本电机大厂夏普受政府请托,在制造液晶面板的工厂生产口罩,3月31日起出货给日本政府。夏普4月20日宣布从21日上午开卖,20日大家口耳相传,决心要上网抢购,结果网路大当机,改采抽签方式。

夏普备妥的口罩是4万盒(每盒50片),分两次抽签。28日抽签首日,接获申请案高达470万件。

口罩荒让39岁的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在日本的名气一下子窜红。日媒报导,台湾有个智商(IQ)180的资讯科技(IT)部长利用网路平台研发「口罩地图」,解决民众买不到口罩的问题。日本国会议员质询79岁的科技大臣竹本直一:「台湾善用IT,紧急时提供资讯,你做了什么吗?」

台湾采取口罩实名制,不断翻新版本,希望更便民。日本人羡慕台湾人可用健保卡买口罩,日本有个人号码(My number)制,但申请个人号码卡的普及率仅14%,历经这次口罩荒,申请办卡者增加,但政府并未借机推出运用个人号码卡的便民措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月7日对东京都、大阪府、福冈县等7都府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后,原本人山人海的东京浅草商店街呈现一片死寂。

贩售轻便和服、装饰品的商店SUZUYA(暂译:铃屋)的模特儿假人也戴上口罩。9日傍晚,店员天野正要拉下铁门,一听到记者来自台湾,立刻说:「很感谢台湾的总统在推特(Twitter)上留言支援日本,还鼓励日本,真的由衷感谢。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很多人罹难,台湾是最快驰援的。」

记者看到这家店写「和口罩」(Wasuku)是轻便和服布料所制、可清洗、对肌肤好的日本制口罩,因此感兴趣。

天野女士用手指比着头说:「听说台湾有一位头脑很聪明的IT大臣,创出口罩图软体,让民众人人都可买得到口罩。实在太高明了。」

她带着几分懊恼的语气说,3月20至22日的连假,很多人出门赏樱,看到很多年轻人没戴口罩,心想他们莫非忘记疫情当前。大概许多人没想到病毒肆虐竟如此严重,如果那时能遏止住,情况或许会不一样。

戴着「和口罩」的铃屋老板铃木女士说,现在浅草商店街几乎看不到外籍观光客了,很多店家歇业,但她想「和口罩」有助大家防疫,所以还是开店营业。

站在几无游客的商店街上,铃木说:「谁也没料到会变成这样。」问到「紧急事态命令实施约一个月,是否会延长」时,铃木说,真希望一个月内疫情能平息,再拖下去,商店也撑不下去了。

樱花季商机没了,紧急事态宣言实施到5月6日,4月底到5月6日之间的「黄金周」大好商机也流失了,现在商家老板听到「黄金周」一词就心痛。

1月底日本政府就意识到口罩增产的问题,商请一些口罩、服饰业厂商开生产线大量制造,但有些小规模传统产业业者拒绝配合,因为研判疫情一过,民众会买中国制廉价口罩,不会买价格偏贵的日本制口罩。

未料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扩大,4月21日电机大厂Panasonic宣布生产口罩。口罩制造业者不愿扩大生产,反而是液晶面板、家电制造厂商大量生产口罩,业界出现「乱象」。目前在东京,像是池袋、大久保车站周边商店街可看到小餐馆、杂货店、服装店贩售口罩,但药妆店却无口罩可卖。

4月20日左右,网路上有消息表示,日本出现大量中国制的伪劣口罩,故意印上Made In Taiwan钢印。还说,中国网友证实,以台湾制造的名义出口口罩在中国是公开的秘密。旅日台侨纷纷收到LINE讯息呼吁大家别被骗,因为台湾的医疗级口罩到6月底前政府禁止出口买卖。

记者25日到东京中野车站周边商店街、27日到大久保、池袋车站周边商店街探查,约10处贩售口罩点,有9处卖中国制、1处卖越南制口罩。50片装的口罩一盒售价约新台币900多元。询问一家卖口罩的餐馆店员有台湾制口罩吗,对方答:「几乎没看到台湾制口罩。」

池袋车站附近商店街一家药局挂着「口罩没进货」的告示牌。记者问老板,为何药局没口罩,但附近小餐馆、杂货店,甚至一名小哥就可摆摊卖口罩,药局老板说:「进货管道不同吧,售价一盒(50片)4000日圆太贵,对消费者不好。」

再问这位老板,政府是否会检查这些中国制、越南制口罩品质,老板答:「不清楚」。老板对周边有许多非药局卖口罩似乎不以为意。日媒报导,神户有民众拉着插「医疗用口罩」布旗的拖车沿街兜售。

源自corona(冠状)、mask(口罩)的日本片假名成为流行语,另一词是Abemomask(安倍口罩),讽刺安倍4月1日宣布全国5000万户每户发2片布口罩的政策。以前安倍的经济对策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这次批评安倍防疫工作差的媒体用Abemomask一词揶揄安倍的防疫招数很符合愚人节的笑话。

安倍戴着棉纱质口罩,被说很像是儿童版口罩,心疼安倍的妇人说想亲手制口罩送安倍。还有人批评一国首相戴着几无过滤病毒功能的口罩是国家缺乏危机管理能力。安倍身边的官员、国会议员个个戴的口罩功能都比他的好。另外,冲绳县、岩手县等地方首长戴的口罩有一番巧思,具地方文化特色。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中国、东南亚制造的「安倍口罩」部分发出后,民众抗议口罩脏污、有毛发、有虫。之后邮局尚未递送的口罩被部分厂商回收。28日安倍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被质问:「到底何时能发口罩?」安倍答:「还在品检,现在无法回答。」

疫情发生前,日本市面上的口罩有7、8成是从中国进口,之后日本厂商在中国设厂生产的口罩被扣住,无法出口。1月底武汉封城后,日本民间单位捐防疫物资给中国,箱子上写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让中国人感动地说:「以后不看抗日片了。」

媒体报导,约1300年前,崇敬佛法的日本长屋王造了千件袈裟布施给唐代僧人。袈裟上绣着四句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日本政府1月底为了从中国武汉撤侨,捐赠大批口罩、防护衣等防疫物资给中国。日本没限制口罩出口,被中国人大量搜购运回国,有人从中牟取暴利。日本出现口罩荒,2月6日安倍在众议院院会上说厂商24小时赶工。之后政府成立一个约40人编制的「口罩队」处理口罩问题,但市面上仍一罩难求。

4月下旬,仍有8成日本医护人员认为口罩、防护衣、防护罩等严重缺乏,这使院内感染的风险增大。

4月21日,载运中华民国政府捐赠给日本200万片医疗用口罩的华航货机抵达东京成田机场(千叶县),在停机坪的驻日代表谢长廷、日本数百名国会议员组成的「日华议员恳谈会」会长古屋圭司等人深受感动。

患难见真情,这一天,安倍晋三透过电话请谢长廷向总统蔡英文及国民表达他的谢意。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记者会上都表达对台湾的谢意。

铃屋店员天野说:「台湾一直在日本艰苦时相助,且台湾也处于艰苦期还为日本着想,这不是钱而是心意的问题。身为日本国民,真的很谢谢台湾。」很想告诉天野,台湾民众现在还响应捐口罩给国际社会的运动,台湾期盼共度难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