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台日关系成为谢长廷、邱义仁两人政治赌桌上的廉价筹码

2019年06月11日

来源:The News Lens

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对于「日台交流基本法」表示乐观其成,要以「鸭子划水」的方式来努力,台日协秘书长郭仲熙话说得很保守,撑起外交机密、惯例的保护伞,这把伞在蔡英文总统第一任期的尾巴,恐怕已经遮盖不了责任政治的强光照射。

「日台交流基本法」是象征性的条文宣示,还是彻底改变「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及「台湾日本关系协会」的中介交流模式,赋予日本和台湾准外交关系?目前仍是未知数,不过蔡政府早早推出清酒、山药、味增、柳叶鱼等农渔产品税则修正,总计年损近2亿元的降税方案,称之为「贸易自由化」,则足以显示对日关系已经亮出底牌,退无可退。

国人赴日旅游购物返台入境,以电子及美妆产品为大宗,其次才是酒类,过往采限购措施,主因考量「米」及其再制品属于敏感项目,政府遂加以保护。然而,考量开放米制酒类并不会直接冲击原料供应,米酒在台湾主要为调味、料理之用因而对日「让利」,仍无法减缓核食输台之压力,以及积极协助CPTPP谈判之承诺。

清酒即便启动输台降税,是否真有利消费者端,更是一大问号。国内清酒市场由数家代理商瓜分,特别是热门、话题酒款,更由特定进口商独占,消费者抱怨,在台湾买清酒,是日币当台币卖,就算谷类酒税率由40%调降至20%,据了解,少有代理商将关税优惠之利润意「放」给零售商或经销商,更遑论消费者能在终端享受到实质优惠,反而掀起业者间代理权的争夺战,消费者依旧是待宰鱼肉。

日本武士来护台?硬逼表态后反被中国「定调」
观察2019年的台日关系,难谓实质进展及突破,2月28日蔡总统抛安保对话,《产经新闻》虽以头条报导,据了解,在3月4日星期一官房长官的例行记者会中,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主动询问安保对话,连《产经》自家政治部记者也没有询问,使得单方面抛出的安保对话无法定调。其后,中国大陆《环球网》的消息更抢先我方一步,在3月8日外务大臣记者会上,日本政府表明立场「根据1972日中共同声明、日台之间维持非政府关系」。

蔡总统把安保对话登上日本头版,向日本喊话,本身并无实质意义,学界官界之安保议题座谈早已行之有年,真正能让「日本武士」比「美国大兵」早先一步出兵保台的方法,是建立台日领导人的「安保热线」,将美日安保条约的有事状态实际落实在台湾海峡,这项特别的「搭便车服务」,能否在两岸极度对立,蔡总统「拥美、抗中,疏日」的外交两岸总体战略上达成,恐怕诏告日本全体国民,也无助于实际推动。

过往扁政府时代,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为台日关系最高决策者,4月新任的国安会咨委林成蔚曾任其秘书,蔡英文执政后,即有意延揽林成蔚,却频遭拒绝,林成蔚之所以愿意在最后关头点头回锅,据了解,是为了东奥正名的后续工作。换言之,即便已遭公投否决,府方打算「能办就办」的心态,掀起充满冲突、对抗危机的「专案业务」,重启意识形态外交战。

除了清酒,谢长廷、邱义仁拿什么政绩跟国人报告?
蔡英文总统执政以来,台日协和驻日代表处不合的传言,在台日外交界早已不是秘密,谢长廷「不受控」以及邱义仁「当老大」的观感日深,日方不认为谢长廷能代表府方意志,国会议员甚至「绕道」直接找邱义仁,国安会、台日协、代表处三者谋划、沟通协作角色分工是否依然健在,更遭到日方质疑。

根据谢长廷对于赖清德、柯文哲两人访日的「差异」对待,不难看出,谢长廷在党内逐渐遭到边缘化,赖清德访日时,多为代转代邀,柯文哲访日则全程贴身陪同。未来蔡英文能否继续比照2011年及2015年,以总统候选人身分访日「打招呼」,台面下更有多种揣测。

驻日代表处平日跟日本官方、社会所建立的交谊,在台湾政治动荡之时,是消耗殆尽,还是「情比金坚」?负责台日关系的领导人应该一肩扛起,出面证实,不过台日已经陷入经贸交流没业绩、高政治议题又「玩不动」的窘境。内部盛传,邱义仁觉得台日之间一定要「搞个大的」,才算是有所交代,除了国舰国造、盖潜水艇以外,仿佛其他事情都无心经营。

当台日关系成为谢长廷、邱义仁两人政治赌桌上的廉价筹码,各为其主的谈判结果,对一般国人还能有实益吗?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