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变局与日本的历史机遇

2019年04月06日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刘迪:3月下旬习近平主席访欧收获颇丰。首先,中意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意大利成为首个加入该倡议书的G7国家;其次,马克龙、默克尔相继对习近平表示将参加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3月26日,习近平主席在爱丽舍宫参加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在闭幕式上,欧洲议长容克致辞,他说中国与欧盟应一起做些伟大的事情,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世界。他的讲话表明,今天的中欧合作已超出双边关系。马克龙、默克尔及容克与习近平的会面,表明欧洲正在调整对华政策,并寻找新的外交平衡。

中意“一带一路”的合作,为其他G7国家开辟了道路。去年安倍首相访华,中日签署了第三方合作协定。此前日方提出加入“一带一路”合作的4条件,中方积极回应。今年,习近平将要访日。中日关系是否需要进行新的“调适”?中日关系能否再上一个台阶?当今中日关系向好趋势未变,但中日对立因素并未根本消除。今天以及未来的数年间,国际大局将有更快变化,中日处于两国关系改善、发展的战略期。如何充分利用这一天赐良机,这有赖于中日两国政治领导对此机遇的把握。在这个意义上,今年习近平访日,是两国推进双边关系的极好机缘。

习近平和安倍晋三在钓鱼台国宾馆握手(10月26日,浦田晃之摄)

最近一段期间,中国民众对中日交流表现了高度热情。对中国中产阶级来说,现代日本民众生活及社会规范,为他们提供一种生活模式。日本后工业化社会的现实,对“世界工厂”的中国,展示了“更好生活”的样板。解决当代中国的众多问题如环境污染,贫富不均,人口老化等,日本经验十分重要,非常值得中国研究。

中国中产社会不断重新“发现”日本,重新审视日本价值及其意义。这种社会思潮,为改善发展中日关系提供了机遇。中日两国政府与两国人民,都应珍惜这个历史机会,共同构筑一种理性、稳定且生动活泼的双边关系。同时,两国媒体,应对消除民族主义对立,实现两国的民族和解做出贡献。

日本社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其中人口减少及老龄化问题对现代日本国家带来深刻威胁。现代国家构成由主权、领土以及国民构成,但最关键的“国民”却在不断减少。人口年龄中值大幅度提高,社会更加强调“安心,安全,安定”,社会改革乃至技术创新面临老龄化瓶颈。日本战后成功体验造成的径路依赖,束缚了年轻一代的创造欲望与发展空间。这种现实也深刻影响到日本民间亚洲认知。目前,日本存在亚洲认知严重滞后的现象。这些问题,均有待日本社会加以解决、突破。

日本街头的老年人(资料图)

近来日本媒体频繁提及“中美争夺技术霸权”,这种“议题设定”其实表明日本媒体正在探索新的中国报道模式。但是,“争夺技术霸权论”很难说明中国技术革命的本质。中国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社会正义的强烈憧憬,是当代中国科技革命动力所在。中国社会正在从农村社会向城市社会过渡,从全面工业化向高度工业化发展。但是,中国发展仍然面临众多未知数。老龄化、分配不均、中美关系等要素,这些都需要技术革命的突破。中国对技术创新的追求,既是源于中国文明的历史,也是整个东亚文明复兴的一个组成部分。

本来中日可展开更为深度的交流,但因此前两国关系的紧张与积怨,目前双方国民心存倦怠,芥蒂。消除倦怠、芥蒂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双方政府、企业、媒体及民众努力。在这方面,中国民众先走一两步,下面怎么走,两国有识之士都有建言。

中国的某些不确定性影响了日本对中国的政治判断。面对当代中国日本仍心存疑虑。但是今天中日关系已经扩展到两国各个业界,在许多领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未来发展中,只要两国不断发展共同利益,增强交流与互信,中日关系就会进入“深度理解”的时代。

今天东亚国家民众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正在迅速变化,日益趋同。这种趋同,就是“亚洲的亚洲化“。这种趋势的背景,是亚洲国家国土相邻相近,自然风土相似相仿。亚洲经济的跃进,彼此高密度大规模的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了亚洲民众精神的结合。饮食、时尚、教育、艺术、青年、影视等各种因素彼此交汇,正在创造一个生动的新亚洲。

面对世界大变局,日本有自己的“坚持”与“不变”。这种“坚持”“不变”,均是建立在日美同盟基础之上的政治信念。尽管日本政治外交界对特朗普政治外交心存疑惑,但至少在政府层面,日本并无迹象修正战后以来持续至今的这种制度。

 

新年号“令和”发布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谈话(4月1日,首相官邸)

“坚持亚洲一员的立场”是日本外交三原则之一。面对世界大变局,如何不断调整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坚持亚洲一员的立场,这是日本外交长久课题。今天,日本外交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加深入理解亚洲,把日本融入亚洲,同时把亚洲活力引入日本。外交不仅属于政府,而且也应属于国民。究竟应该构筑怎样的亚洲外交,这或需要一场持久的国民大讨论。

4月1日,日本政府公布新年号“令和”,5月1日新年号适用。“平成”30余年间,尽管存在天灾人祸,但日本远离战争,成为日本近代150年间唯一没有战争的时代。今天,世界大变局降临,亚洲发展以及中日关系向好,这是日本开辟“美好和平”时代的最好机运。在这场大变动中,日本将面临自我挑战。在这场世界大变局中,如何面对亚洲发展,吸收亚洲红利,对日本未来国运至关重要。在这个意义上,重构亚洲认知,制定新的政治外交顶层设计将是日本不可回避的课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