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兜仔in台湾专题】福岛大叔:来趟单车环台吧!

2019年09月12日

来源:镜周刊

永田英洋在彰化的王功渔港骑着自行车到处晃荡,想着要是有台重机多好。

时序初夏的六月,来自日本的永田英洋骑着单车在彰化县王功村的小渔港,这日天空不作美下着大雨,跟着公司同事们一同来到渔港参与净滩活动后,永田一个人在小渔村晃荡,看见一旁的破脚踏车,永田忍不住跟渔民借来骑行,他吹着海风,回忆起自己青春岁月。

「这里很像以前日本的小渔村」,永田英洋坐在海堤上说:「我大学的时候喜欢骑重机,有次还环绕整个日本。」

初次见到永田英洋是在台北的办公室,西装笔挺的他是「海龙离岸风力发电计画」(简称海龙计画)的财务长暨行政总监。海龙计画在台投资上看1,200亿元,其中约850亿预计将采专案融资,约占总投资金额的七成。身为财务长,永田英洋将出面与国内外银行洽谈,也希望推动本土银行参与计画,并进一步推动台湾整体离岸风电产业发展。

离岸风电与海洋息息相关,永田英洋多次跟着公司参加王功渔港净滩活动。

追风少年骑遍日本都道府县

任职于日商三井物产的永田英洋,原本派驻上海,由于三井物产看好离岸风电在台湾的发展机会,于2018年入股海龙计画,今年三月改为派驻台湾,担任海龙计画财务长─ ─这也是三井物产在全球布局中,首次投资离岸风电产业。

毕业于明治大学法学院的永田,长期投身于专案财务工作,每一句话皆短而精准,只有谈到家人、还有他最爱的重机,话匣子才打开,脸上僵硬的线条渐渐融化。

永田大学时,他去拜访住在日本福岛县的祖母,深受静谧的乡村景致感动,尽管法学院课业繁重,他仍拨出三个月,骑着他心爱的大型重型机车Kawasaki Z900,走遍日本47个都道府县,体验大都市以外的乡土人情。夏初跟着公司团队一起到王功渔港参与净滩活动,让他想起那段少年追风的美好往昔,也带给他些许乡愁。「我住在东京湾内,」永田一舔嘴唇上干掉的盐味:「海水的味道很有东京的感觉。」

永田英洋说,海港的味道让他想起了在东京湾附近的家。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买一台重机骑遍台湾,那是我的梦想!」永田英洋说着说着,眼睛好像有光,只是话锋一转,他苦笑表示,每次邀太太骑车出游,总因「不安全」被担任护理师的妻子打枪。

擅长沟通跨国派驻经验丰富

25年前,永田英洋加入三井物产,专职专案开发的财务工作;细数其外派经验:一年德国、三年斯里兰卡、四年新加坡、两年上海,台湾是他的第五站,从天然气发电、水力发电,到中国治水工程,他走遍了沈阳、湖南、重庆、大理等23处中国当地合作企业,对他来说,每家公司各自有不同的议题要处理,「很多时候你必须坐下来、喝白酒,才能与合资的股东、当地企业达成共识。」

永田英洋的大学时期照片,看得出到处旅行的基因(永田英洋提供)。

「我在斯里兰卡时,那儿甚至还在内战呢!虽是环境艰难的时刻,对我来说,却是宝贵的经验,蕴藏于困难中的,正是机会。」看似严谨的永田英洋,讲到艰辛的外派经验,眼神透露出深藏的冒险性格。

提高绿能占比打造台湾离岸风电供应链
「日本人永远不会忘记,台湾人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第一时间,慷慨解囊,捐助的金额与物资居世界第一……」聊起对台湾的印象,永田英洋连声道谢。当年大地震后,他位于福岛的老家半边倒塌,住在屋内父亲的兄弟第一时间撤离,而县内第一核电厂遭海啸侵袭,冷却系统受损,使得反应炉炉心熔毁、氢气爆炸,引发举世震惊的辐射外泄。

永田英洋直言,日本和台湾非常相似,都是岛国,也有地震,在全球能源转型的浪潮下,一步步增加绿电比例;不过,相较于日本,台湾有更好的驱动诱因,目前日本政府并未祭出「零核电」的目标,而是希望逐年降低占比,反观台湾,计画于2025年让再生能源占比拉高到20%、且排除核能发电,建立「非核家园」,此刻,正是台湾寻找替代能源、填补缺口的时刻。

说起拍照,严肃的永田总显得有些腼腆。(图为去年十月认识鹿港文化之旅)

「海龙计画有机会让台湾建立离岸风电的供应链,也为彰化带来更多工作机会!」永田走在王功老街这么说。

落脚台湾的日本大叔,目前日常生活没有什么隔阂,他的妻子和猫咪「美丽海」(ちゅら)也将在八月来台团聚,两个孩子则留在日本念书;也许哪日,在台北街头看到有人骑着Kawasaki Z900,那可能是永田英洋瞒着妻子,骑着重机、奔回年少时光的身影。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