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学佛无所求?这三件事一定要求

2019年07月19日

来源:中华禅院

在很多人的主观认知里,佛教是一种避世的、离群索居的、山林文化的宗教,实际上他们只是看到了佛教的“相”,并不了解佛教的“心”。真正的大乘佛子,尤其是出家人,虽然走的是辞亲割爱、离世出尘,与世人背道而驰的道路,但一颗心却是多情的,甚至是入世的。当然这个多情不是眷恋红尘的多情,入世不是贪着五欲的入世,而是“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菩萨道精神与世人世相的同体连接。

民国年间,有一位高僧写下了这样一首诗偈:

出世犹垂忧国泪,居山恒作感时诗。

当时正逢九一八事变爆发,东三省沦陷,这位高僧用这首诗表达一个居山出世的出家人心系国家命运,忧国忧民的悲悯情怀,并且通告全国佛教徒,启建“护国道场”,又写信给日本佛教界,谴责日本人的暴行。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他再次号召全国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工作,组织了一支青年僧侣救护队,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中出生入死,救护伤员。还把他讲经的讲堂开辟成难民收容所,成立了佛教医院和尸体掩埋队,还到处奔走募集抗日资金,在那样一个苦难的年代,佛教人士的身影没有缺席,在这位高僧的领导下,将佛教精神用生命和行动无畏的展现出来。

这位振臂一呼的高僧就是一代佛教领袖:圆瑛法师。后来有歹人给日本人告密说圆瑛法师是抗日分子,日本人闯进法师成立的莲池念佛会,将他和一位弟子逮捕,面对日本人的穷凶极恶,法师只是一心念佛,经过二十多次审讯,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他不是从容陈辩,就是闭目打坐,他那种超然生死的高僧风范折服了日本人,反而对他优待起来,最后还把那个告密的歹人给抓了起来。

圆瑛法师和民国另一位高僧太虚法师是金兰之交,两人在天童寺学修的时候相识,彼此惺惺相惜,结为盟兄弟,为此圆瑛法师还专门写了一封文采飞扬的盟书。1929年的时候,他和太虚大师共同发起成立中国佛教会,圆瑛法师连续数届当选主席,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他是第一任会长,后来又历任多个大寺的住持,一生讲经说法,著书立说,推动佛教事业进程,可以说无论从名头还是作为上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佛教领袖。

圆瑛法师十九岁出家,先是在禅宗用功了八年,后研究教理和天台宗、贤首宗,三十六岁时,读到永明延寿祖师和莲池大师的著述,才开始相信净土宗是无上法门,从此开始禅净双修。他有一个自号叫“一吼堂主人”,六十岁的时候,开始专修净土,并且另立自号“三求堂主人”。他说他一生唯有三求,是哪三求呢?求福、求慧、求生净土。对于那些常常喜欢谈玄说妙,其实多是说在空中,行在有中的人来说,圆瑛法师这样一位高僧的三求显得尤为踏实和珍贵,也更能彰显他深厚的智慧和福德。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好好的求福,求慧,求生净土,实际上求生西方净土之际,就是福慧圆满之时。南无阿弥陀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