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都挺好》,再来感受下老和尚们的“原生家庭”……

2019年04月17日
来源:腾讯佛学

文丨圣玄法师

首发丨腾讯佛学

最近,“原生家庭”这个词频频在新闻和网站上出现,讨论颇多,“北有谢广坤,南有苏大强”的调侃出现在了新华网的页面上。

《中国青年报》也追踪关注:“这些摆到台面上被尽然剖开的现实裂痕,多少能让每个置身中国式家庭之中的观众有所投影。”

诚然,现在的人将自己的性格种种问题一股脑儿归咎为幼年时候的家庭教育,有些武断,但毋庸置疑,“原生家庭”——与父母所组成的第一个家庭,对人的成长有着深远的影响。

而有的原生的家庭,则值得我们在羡慕之余学习借鉴——

情感的温度

First Year

有人说,现在许多的“原生家庭“,“没有爱的润滑,完全靠权力维持”,俨然戳中了现实的痛点,引人深思,在家庭中,父母的温情缺席了吗?

武昌莲溪寺的慈学长老尼,在回忆的自己的母亲时说:“我的母亲善良贤惠,待人和气,教子有方。”

在她的心目中,“虽然我们兄弟姐妹多,但母亲对我们都非常好。”

“母亲的针线活很好,一家人身上穿的衣服,大裁小剪;脚上穿的鞋子,棉鞋单鞋,冷热四季,都是她自己的手艺,一针一线做成的。特别是到了过年过节,我们穿的衣服上、鞋子上还要绣一朵花,让我们穿上好高兴啊!”

在慈学长老尼的记忆里,母亲心地善良,还救了一条人命。

有一天,一个陌生人到她家中,唤着慈学长老尼的小名:“四丫头,帮忙做点事好不好?”原来是让她将一封信交给自己的校长。

当晚,校长收到信,趁天黑悄悄逃离了学校,为了摆脱跟踪,想找地方躲藏,慌乱之中正好跑到了她家。

为了救他,母亲把哥哥的床让给他睡,再盖上两床大被子。

跟踪的人找来时,看不到人,发现床上有个人睡着,母亲说那是自己的儿子,因为感冒发烧过后,又发寒颤,难受坐不住,所以早早就睡了,就这样校长躲过了一劫。

解放后,校长找来感谢母亲,说母亲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时候才知道校长的身份是地下党。

这样一位经历了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不同时期的普通家庭妇女,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但在她的身上反映出旧时代作为母亲的“相夫教子、操持家务、坚守本份”的形象,在慈学长老尼的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象,且终身难忘。

社会心理学家罗伯特·扎乔克认为,人是“情感优先”的,不假思索的情感判断比理性的思考来得更快,也更为有力。

在家庭中通过情感所传递的品格与思想更为潜移默化,慈学长老尼的母亲,确实并没有多少大道理、文化知识传递给孩子,但这份慈心与温情的教育,便是最珍贵的家庭教育。

她说,弟子们常常说要为自己庆祝,但长老尼总不接受,谢绝大家的好意。

“因为我记得母亲的痛苦,十月怀胎不易,担心受怕,惊恐万状,昼夜难安;母亲生我时,因大出血昏死过去,差点丢了性命;生我之后,含辛茹苦,因为是个女孩,饱受冷落……想起这一些,我的命是母亲的心血辛苦地换来的,所谓是‘儿奔生,娘奔死’,这样痛苦的事,谁还有心思做生日庆祝自己呢?

习惯的培养

First Year

正如明代的憨山大师所说:“母子之情,磁石引铁。天然妙性,本自圆成。”

家庭给一个人带来的,不仅仅是亲情,更是习惯的养成、性格的塑造、心胸的陶冶。

当年近过百的憨山大师含冤入狱,流放雷州时,途经故乡,那时候他以为母亲一定很伤心。哪晓得,她的母亲显示了过人的豁达胸怀。

当母亲见到他时,欢喜谈笑,音声清亮,胸中竟没有纤毫挂碍与伤感。

憨山大师十分吃惊:“您听说孩儿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担心吗?”

母亲竟说:“生死都是一个人的业力决定的,我连自己的生死都不担心,还担心你吗?”

母子俩彻夜畅聊,这位大字不识的乡间老妇宽慰眼前这位一代宗师:“如今我们母子俩就要诀别了!你要好好心系道念,不要担心我!”说罢潇洒离去,头也不回。此后二人一生之中再未相见!

憨山大师感慨万千:如果天下人都有我这样的母亲,怎么会凡俗之念不断呢!

憨山大师与母亲的天然之情十分亲密。有一次,憨山大师因迎请大藏经,路过家中,见到母亲时问她,“您平常想念我吗?”

母亲竟然说:“怎么会不想呢!不过后来我知道你在五台山,便问这里的法师,五台山在哪儿?法师说,在北边,北斗星的方向,就是令郎的住处!我就每晚对着北斗星,念菩萨的名号,夜夜礼拜!”

父母的广阔心怀、温柔品格,能够让这个家庭走出来的孩子,自觉养成好的习惯,不论进入任何领域,好习惯、好性格都让人获益不尽。

大师八岁时,为了读书,寄宿在河对岸的亲戚家里,母亲为了孩子安心学习,培养他的毅力,也是操碎了心,告诫他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有一天,他恋恋不舍地启程,可是对母亲的依赖很深,就是挪不开步子,母亲大怒,狠狠地用戒尺教训他,将他赶到河边,可是孩子还是不愿意登上客船。

这时候母亲决绝地将弱小的孩子提起,抛入河中,头也不回地走了。在一旁的祖母惊吓得连忙呼救,才请人将他救起,母亲却严肃地说:“这个没出息的孩子,不把他淹死了,还留他做什么?”

这样,孩子以为母亲心狠,少了许多依赖,安心读书。

其实,憨山大师的母亲,常常站在河边,一遍望着儿子所在的方向,一遍流泪,她知道只有断了他的念想,才能让他培养起安心读书的习惯。这正是这种勇气,颇有现代社会的“虎妈”气概,造就了一代大师。

榜样的力量

First Year

在家庭里,父母可谓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不仅仅是语言的教育,身体力行的榜样让孩子能够学到更多。

民国的弘一大师,常常向人说起父母的言传身教,他说,自己小时候,父亲请人写了一副大对联,高高地挂在大厅的抱柱上,上联是“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

哥哥时常教他念这句子,念得熟了,以后凡是临到穿衣或是饮食的时候,他都十分注意,就是一粒米饭,也不敢随意糟掉。

“而且我母亲也常常教我,身上所穿的衣服当时时小心,不可损坏或污染。这因为母亲和哥哥怕我不爱惜衣食,损失福报以致短命而死,所以常常这样叮嘱。”

七岁时,年幼的弘一大师练习写字,不知爱惜,拿整张的纸涂鸦,母亲王太夫人看到了,就正颜厉色地说:“孩子!你要知道呀!你父亲在世时,莫说这样大的整张的纸不肯糟蹋,就连寸把长的纸条,也不肯随便丢掉哩。”

虽然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通过母亲的语言,榜样的伟岸形象树立在大师的心中,“惜福”的家庭教育,深深地印在脑里,后来年纪大了,也没一时不爱惜衣食,就是出家以后,也还保守着这样的习惯。

好的性格,有赖于优秀的榜样。

在弘一大师的心目中,与母亲以前生活在城南草堂的日子,是出家以前最幸福的时光,因为母亲温柔的性格,让弘一大师一生都对这位生命中的榜样,爱戴有加、追思不已。

据说,每值母亲诞辰忌日,他都要书写、诵读或讲演《普贤行愿品》,为母亲回向。

他有一把由黑色褪成暗灰色的布雨伞,收藏在套袋里,袋的两头紧缩,有带子可以背在身上。

这把伞是他母亲的遗物,他一生南来北去,都要随身携带,如同伴随母亲一样。

有时候路过上海,偶然间重访城南草堂旧居,看到物是人非,从前母亲所居的房间已供奉着佛像,顿时五体投地,叩头不止,令随行的丰子恺等人见而落泪。

视野的拓展

First Year

而今天的家长,未必有着丰富的视野,对孩子的心智而言,不免成为一个先天的局限。

遥想弘一大师的童年,正是社会变革最激荡的时候,生在在传统的书香门第,却爱好“不入流”的文化艺术,演起京剧《八蜡庙》《白水滩》《黄天霸》等,甚至接触到西方文化,到了日本还反串起“茶花女”玛格丽特。

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又接触到新文明的春风,视野的拓展给了意气风发的青年李叔同更多的机会。

在他26岁时,母亲王太夫人溘然长逝,街头巷尾都在传“李三爷干了件奇事”——他在《大公报》上倡导新式葬礼,刊登“哀启”一则,并创作了带简谱的“哀歌”二首附于其后,一时间社会震动,《大公报》持续报道了这一“奇闻”,李三爷在母亲灵前弹钢琴唱悼歌的身影成为中国社会走向现代文明不可磨灭的传奇一页。

尔后,他在远赴日本求学与归国任教的几年间,取得的成就,每一样都开中国艺术之先河——独自创办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在浙江一师讲解和声、对位,将西方乐理传入中国,开启了中国人出演话剧的帷幕,组织西洋画研究会,撰写《西洋美术史》、《石膏模型用法》,皆开创了中国美术之先河。

今天的家长,不一定有着卓越的识见,幸而我们生活在文化昌明的年代,有足够的途经让每一个人接触灿烂的文化,能够带孩子多了解中西的思想、哲学,领略科学与艺术之美,为家庭的未来,插上一双翅膀,奔向广阔的天空。

而爱的教育、好习惯的培养,则有赖于家庭的言传身教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