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是人生的清欢

2019年10月22日

来源:中华禅院

人间的进退荣辱,如镜花水月,固可见而不可提,奔波彷徨终老,遂知除了生死,其余都是小事。

梦蝶的庄周安在?世事,如一场大梦;放下,是人生的清欢。

心空灵时人自明,云在青天水在瓶

寒山子云:“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古人以手指月,看到的不仅是空中的秋月,更是澄澈清净的心田。

唐朝时期节度使李翱多次派人请药山禅师进城供养,均被禅师拒绝。

这一日,李翱亲自上山登门造访,问道:“什么是‘道’?”

药山禅师伸出手指,指上指下,然后问:“懂吗?”

李翱说:“不懂。”

药山禅师解释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真理就在青天的云上,瓶里的水中。道在一草一木,道在一山一谷,道在宇宙间一切事物当中。

李翱当即提笔写了一首诗:“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一切法由心想生”让心空明,智慧就会升腾。

空,不是无,而是自由的境界,只要时刻保持着内心的自由境界,心就能如云在万里高空之上一般自由飘摇,卷舒随心。

在瓶中的水,虽不能流动,却也能如瀑布,拥有飞流直下的快意。

世事变迁无定数,莫放成败在心中

老子死了,秦失去吊唁,哭了三声就出来了。

老子弟子问道:“既然是朋友,哪有像您这样的?”

秦失说:“可以的。偶然来到世上,你们的老师他应时而生;偶然离开人世,你们的老师他顺依而死。

安于天理和常分,顺从自然和变化,哀伤和欢乐便都不能进入心怀,古时候人们称这样做就叫作自然的解脱,好像解除倒悬之苦似的。”

道家思想就是如此玄妙,老聃死而友不哭,庄丧妻而为之歌。古代先贤面对生死都能如此超然达观,何况身外之物呢?

庄子云:夫量无穷,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

世事变化是很难推测的,看问题不能局限于一隅,应该多角度全方面,尤其是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多一点辨证思维。

成败都是相对而言,成,未必是好,败也未必代表永远。放平心态,正确看待一切,我们的心中,就绽放了一朵平静和愉悦的菩提。

执着不尽是好事,学会放下亦英雄

放下执念,坦荡心胸,一切随缘,逍遥人生。

苏武牧羊北海边,不为名节执着,却是为了十八年后的自由;

苏东坡谪居黄州,不为被贬神伤,却是因为有一颗逍遥旷达的心。

一次出游醉酒遇雨,同行之人都非常狼狈,唯有苏子轻快坦然,还即兴写下了著名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这是僧肇的《物不迁论》。

五岳耸立,江河万里,说它在动,说它不动,都有道理。立场不同,参照不同而已。

我们如蜉蝣于天地,如沧海之一粟,又何必苦苦追问,执着于对错呢。

风雨常伴人生,如果能超然事外,不为成败执着,那么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能风流潇洒,酣畅淋漓。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