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之生,在于心

2020年01月16日

来源:中华禅院

“心者,人之本也,身之中也,与人俱生。”(《说文系传 · 通论》)

“心居中虚,以治五官,夫是之谓天君。”(《荀子 · 天论》)

在肉身的维度上,找不到心的具体位置,因为它居于“中虚”之位,是身体神秘的内宫,藏着人的神识:“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荀子 · 解蔽》)

心 是生命的枢机,是人的精神主宰,也制约着人的气脉:“心主身之气脉”(《素问 · 瘘论》)。因此,心的状态对人身体健康和疾病发生与治疗,具有不可忽略的作用,但心和气脉的存在隐而不显,它们并非形而下的器物。

对于常人而言,心虽是日用之枢机,但其存在相当隐秘。

据孟子转述,孔子对心有过这样的描述:“操则存,舍则亡,出入无时,莫知其乡。”(《告子上》)

启用之际,人可以隐隐体会到心的存在,停歇下来就不知哪去了。

这跟《易传》里的表述相近:“放之则弥于六合,收之则退藏于密”;也与释家“体寂用显”的描述相当。

心在身体上的启用,可以通过感官得以体现:“心有征知,征知则缘耳而知声可也,缘目而知形可也。”(《荀子· 正名》)

心可以通过感官功能的启用,认知事物的形状、颜色、气味、声音等现象,一旦心的意向不再聚焦在感官上,感官便形同虚设,现象也同归于寂:“心不使焉,则黑白在前而目不见,雷鼓在侧而耳不闻”(《荀子 · 解蔽》);“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中庸》)。

“心无形体,才主著事时便在这里,才过了便不见”(《二程遗书》卷二十八)。对于大脑思维也是如此,一旦心退藏于密,人就进入无意识的状态。

关于心的属性,先哲有诸多具体的描述。

其一,心具有感而遂通、不思而得的直觉,叫作神或者神识,“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周易 · 说卦传》),它的作用微妙而难以测度。

其二,心有思虑分辨推演的理智:“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孟子 · 尽心》)心能够思维判断,演绎出各种知见体系,这是心的理性。

其三,心有情绪变化和喜怒哀乐等觉受,在无滞碍、染污的无邪状态,在“喜怒哀乐未发之中”,有一种源自心性本体的愉悦或法喜,这种不依赖外部刺激的非对象性快乐,是人生的清欢与至福,是“孔颜乐处”。

人只要能够回到这种“思无邪”的状态,就可以获得发自心源的愉悦:“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孟子 · 尽心》)

其四,“合性与觉,有心之名。”(《正蒙 · 太和》)性是心之本源,心是性的起用,故由心往上追溯或回退,可以进入性的领域,尽心可以知性,尽性可以知天命,领悟道的内涵。

在性的境界,人的存在突破个我的边界,归于与万物通而为一,“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张载《西铭》)的境界。这种境界儒家称为仁:“仁者浑然与物同体。”(《二程遗书 · 识仁篇》

其五,心能起意,聚焦关注于某个方面。

他的意向可以起用于身体行为,投射于对象,也可以退藏于密,归于无心或自明。

其六,心的作用携带着“气”,是一种精微的能量,虚空中的妙有。心平则气和,心浮则气躁,心静则气潜。专一和虚静的心境,能养气存神。

这种“气”其实是微妙的心理能量,能产生妙用,形成气场,甚至可以浩然“塞乎天地之间”。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